中国建筑艺术网 >> 理论精粹 >> 创作研究
矶崎新青岛学术演讲全文实录(10月2日)
 
http://www.aaart.com.cn/cn/theory 2004-10-21 16:45:08 来源:青岛新闻网 作者:佚名
 


     时间:2004年10月2日下午

  地点:青岛八大关小礼堂

  主办:天泰集团、中央美术学院、上海证大集团、中国美术学院、广东美术馆

  直播员:各们新闻网的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要直播的是“矶崎新先生学术演讲暨媒体答问会” (10-02 14:00)

  直播员:我是今天的直播员,很高兴能为大家服务。 (10-02 14:00)

  直播员:我们看到,能容纳近二百人的八大观小礼堂已座无虚席。 (10-02 14:05)

  第一部分 主持人开场白

  直播员:主持人:矶崎新建筑艺术展以及中国当代建筑文化建筑论坛,矶崎新先生学术演讲暨媒体论坛会现在开始,现在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矶崎新大师入场。 (10-02 14:23)

  直播员:主持人:今天是一个非常好的日子,既是我们的国庆节,同是又是秋高气霜、阳光灿烂的日子,在这个日子里我们迎来的国际建筑艺术节的大使,一个真正国际化的大师矶崎新先生,今天下午他会用他精采的演讲来讲述他自己艺术的人生以及他建筑设计的道路 (10-02 14:24)

  直播员:主持人:想必大家在今天上午的展览的开幕式上已经都参观过大师的一些作品了,也许对于大使的很多东西 我们还不能完全的理解,也许我们对于大师非常前卫的设计和一些文化的思想,我们不能够完全的渗透,今天下午大师用他自己非常精采和有意思和幽默的语言,来给大家解释一下他自己非常前卫的一些思想,同时对于他很多的建筑的作品,尤其是这些未建成的作品,也会作一些精采的阐述 (10-02 14:24)

  直播员:主持人:在大师展览里面,我们一共是分了三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大师的整个艺术道路的一些介绍;第二部分就是…第三部分就是在中国未建成的一些作品,以及在四大城市里面正在建的一些作品的介绍,矶崎新先生的这一次艺术展览,一共是分了四站,第一站是在北京,第二站是在上海,第三站是在广州,最后一站是在我们青岛。 (10-02 14:25)

  直播员:主持人:这四站都有大使的作品在建的过程中,有的已经开工,有的即将要开工,因此,今天我们在这个非常灿烂的阳光的日子里面,在天泰十多年的一个建筑文化系列活动中,我们请到了世界级的建筑大师来为我们作这次演讲,我们觉得非常的荣幸。下面就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再一次欢迎我们大师开始他的精采演讲,谢谢大家! (10-02 14:28)

  第二部分 矶崎新谈未建成/建成

  直播员:矶崎新:就像刚才王总介绍的一样,青岛这一站是青岛未建成的最后一站,在青岛一站主办的其实也是作为这个展览的一个开头的,这本书也在最后一站上终于跟大家见面了,同时在青岛也提供了我这样一个机会,在这里像大家来说一下介绍,非常感谢! (10-02 14:29)

  直播员:矶崎新:也许大家认为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未建成的作品也能够作为展览,我在这里今天演讲中就想来针对这个未建成的这个展览的原因,还有未建成的这些作品的思想来作一个介绍。我从事建筑行业已经四十多年了,正好在上个世纪末,也就是在两千年左右在东京有一个展览馆,他们想请我作一个作品的展览,当时我就回顾了我这个四十年的建筑生涯中的那些作品,值得在那次世界末的展览中展出,结果发现作品中比较起建成的作品来说,反过来未建成的作品要多得多。 (10-02 14:37)

  直播员:矶崎新:建成的作品在建完之后,都移交使用方在使用了,好象作为一个礼物已经赠送给对方了,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了,但是反过来未建成的作品都还一直保留在我的身边,三十几年回顾这些作品发现很多作品至今还有很多意义,在不同的社会状况下回忆起这些作品当时的设计理念的时候,发觉他被现在的现状还是有很多可以参考的价值的,因此在这里能够挑选了一些对当今世界仍有讨论意义和参考价值的作品来展示。 (10-02 14:38)

  直播员:矶崎新:这些作品是我在上个世纪的后四十年中在未建成作品中挑选出来的一系列的作品,他们好比是作为我在二十一世纪的建筑工作的开始的一些参考作品。 (10-02 14:39)

  直播员:矶崎新:我本人挑选出来的这些二十世纪,送给我在二十一世纪的我的建筑生涯的这些礼物中,有一部分现在在二十一世纪已经开始得到实现了,接下来的作品的介绍中,也有一部分是要开始实现的作品。 (10-02 14:40)

  直播员:矶崎新:挑选出来的这些未建成的作品,之所以未建成是有多种原因的,我认为有是因为作品过于前卫,超过了甲方能力接受的理念,有的是在设计竞赛中落选的,我认为有些落选的作品应该评审员的水准不够才落选等等。总而言之,还有的是时代可能过于超前了,当时作的时候也是在为将来考虑的这样一些作品,这些挑选出来的这些作品,我认为在当今的社会状态中再来对它进行研究也是具有一定的价值的。 (10-02 14:41)

  直播员:矶崎新:社会是在被绘制了这样的制度下循序渐进的,在符合这个社会制度中来设计建筑,很多是可以建成的,但是会认为没有一种这种激发力,或者是比较在环境允许,或者社会允许的状态之间停滞不前这种感觉,因此我们是希望在这种停滞不前的过程中,通过设计比较前卫的,或者是对将来这样的考虑,能够从另外的一个角度来推进这个社会的进步这种状况下的作品,有很多时候推一下这个社会是能够进步的,但是也有相当多的时候是就成“未建成”了。 (10-02 15:06)

  直播员:矶崎新:作这个“未建成”的展览事实上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个原因企事业就是在这个展览中间第二部分展览叫“电梯的迷宫”,是从“电梯的迷宫”这个之上我得到启发,来作了这样一个“未建成”展览,我在这个机会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电梯的迷宫”的这个展览的背景,这个作品的背景,这个展览的第二部分“电梯的迷宫”事实上是1968年我做的作品,他是跟当时的68年的作品几乎是一样的. (10-02 15:07)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作品在68年的时候是在意大利的米兰进行了第十四届米兰展览的时候,我收到组委会的邀请作为第一次出国展览的作品当时参展的,但是当时大家也知道68年是一个世界性的文化革命的一个时期,因此当时这个作品在建成之后,就是在作完之后,展览还没有开幕前,就被米兰的一些前卫的学生们给摧毁了,也就是学生是为了推翻三年展的传统的制度,并不是针对作品来的,但是他们是为了推翻这个制度,因此在这个展览上参加的所有的作品,都被当时的一些革命学生们给破坏了 (10-02 15:07)

  直播员:矶崎新:但是之后三十五年之后,在2000年的时候,根据当时的一些记录,就是我的作品的一些记录,这些记录被德国的一家媒体艺术中心美术馆,他们发现认这个作品对当今的社会还是具有非常大的研究意义,因此在三十五年之后,把这个作品又再一次完全复原,2000年是第一次在德国展出之后作了欧洲巡展,现在在中国开始巡回展,青岛这一站就是最后一站,这个作品在我以前的应该也是作“未建成”的被摧毁了的作品,在三十几年之后又再一次得到大家的评价,使得我自己能够有这个机会用不同的眼光,新的眼光来再一次考察我以前的作品,从这里面得到启发,我在后来的2000年,就是在后来的东京作一个多品展的时候,也出于这个原因,也挑选了这个未建成的主题来进行展览。 (10-02 15:08)

  直播员:矶崎新:六八年那段文革时期,在座的也有很多是经历过的,可能大家认为跟我是无关的,但是事实上那个阶段中国也发生了文化革命,而且波及到世界各地,全世界掀起了世界性的文化革命,欧洲的巴黎,意大利当时也是非常的地方,这是一个历史事实,事实上很多国家的革命都是受到中国的革命的影响,我本人也是其中之一,我的六十年代的作品都是很大程度是受到中国的文化革命的影响,我的作品是在影响之后的作出的一种解答或者是应对。 (10-02 15:10)

  直播员:矶崎新:我认为社会是需要无止境的发生变革,不管是变好还是变坏,变好和变的方法是有关系的,总而言之,“变革”这两个字对我来说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就这一点上来说我的朋友他有过这样的评价,他认为毛泽东的领导“文化大革命”是在无产阶级作为主权下的文化革命,我现在在推动的是全世界资本主义社会下的一种革命。 (10-02 15:10)

  直播员:矶崎新:不管是哪一种革命,总而言之,变化来讲对我是最关心的一点,事实上这一点我认为是从近代的艺术史、美术史中间出现的所谓的前卫的意识上演变过来的。六十年代的革命主要是以政治为主,之后的一些革命或者变革或者是变化,应该说主要是在技术上或者是人民的生活改善,还有其他的一些经济上等等,这一方面的一些变化的持续性,总而言之,变化的持续性对我来讲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概念。 (10-02 15:11)

  直播员:矶崎新:接下来开始介绍一下我的“未建成”的作品,我希望大家能够从中了解到我在作这些作品的当时的一些想法和理念,而不是就是照办照抄,我觉得在现在这个时候照办照抄也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如果能理解这个思想这个理念,对我来讲我是很欣慰的。在这个世纪乌托邦是大家追求的一个目标,我其实也是在努力探索一种,在这个造型设计上探索一种新的乌托邦。 (10-02 15:12)

  直播员:矶崎新:我开始这个建筑之前是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期,当时这个六十年代初期,大家都在对近代艺术或者是近代建筑都在进行讨论,就是它应该有的去向,应该能够发展的去向,大家都处于一个迷盲的状态,刚才讲到六八年的“文化革命”也是这样,当时在六八年的巴黎的街头上有这样的一幅在墙壁上随手写的标语,这句标语叫“乌托邦死了”,这是一个非常著名的一个事件,想要说明的就是在那个时候近代建筑追求的乌托邦,事实上在那个时候应该是失败了。 (10-02 15:13)

  直播员:矶崎新:接下来最新介绍的我的三个作品,这三个作品是处于六十年到七十年之间的,六零年到七零年之间的三个作品,第一个是孵化过程;第二个东京湾计划,东京湾计划是我在事务所工作的时候一直合作的一个计划;第三个七零年的大阪世博会的作品。 (10-02 15:13)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作品的主题是孵化过程,孵化过程中间我作了有很多不同的、各种各样类型的一些设计,现在大家看到的是针对孵化过程这个主题作的一个实验,这个实验是请观众来参加的一个实验,现在看到的红颜色、黄颜色、蓝颜色这些都是电线,中间有很多石膏给它埋在中间,是一个非常杂乱的、无次序的现象,这个实验想达到一个什么目的?事实上是东京地图作为背景的平板上,让来参观的观众自己在自己愿意的地方,就是把自己的家愿意按的地方按上一个钉子,然后自己跟另外一家人有关系的等等,用电线来连接,最终想看这个城市发展的趋向是怎样的,结果大家看到的实验的结果是一个无须的,杂乱无章的这样一个城市。 (10-02 15:14)

  直播员:矶崎新:这是我对城市的另一个想法,就是说在现有的城市上,在规划另一个空中的城市,现在看到的这整章空中的模型地图,在上面建一个新的城市是在空中的,看到这里的垂直体是竖向的一些交通功能,是跟地面直接联系,这个城市是通过像竖直状的一样在空中连接。 (10-02 15:15)

  直播员:矶崎新:这是另外一个事例,在先生的事务所中作的一个项目叫做“东京湾计划”,当时东京已经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城市,因为将来他会朝这个地方发展,就认为东京可能是朝海湾上发展,这里就是计划了一个在海湾上,在东京湾上新建的一个城市,这个城市中间有一个主轴,然后轴的两侧是住宅,单元的单体住宅,当然这些都在海里也装机器给它固定的。 (10-02 15:16)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也是类似的设计理念,主要这次是表现在交通上,当然还是一样有竖直的核心。现在主要是一个简单的介绍,针对刚才的这些简单介绍之后,还都会有详细的介绍,这些都是七十年代大阪的世博会时候的广场。这个就是这个广场叫奇点广场。这个广场作为世博会主要表演的场地,我们设计了这个屋顶是用膜盖着的屋顶,在这个屋顶下也是动用了当时设计的非常大型的可以活动的机器人。 (10-02 15:16)

  直播员:矶崎新:另外这三位建筑师艺术家,他们对我的工作的影响也是相当大的,第一位是高蒂,第二个是圣彼德堡1915年的展览的一个房间中间,这个是吗了为期,俄国的马勒维奇房间,第三个就是罗马尼亚的艺术家布朗左西,大家对他们有一个简单的一个了解,之后在我的作品中会有解释。这个三位建筑师或者艺术家,他们都是在相同的时代都是1910年这个时代有非常相似的、非常前卫的思想。他们的思想是1910年的,跟我刚才介绍的1960年的时候的,这些思想中间已经有相距有五十年了,这五十年就好比现在中国建国之后五十五周年这样长的一个年代,在这中间思想是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了。这个是当时教堂的画的一个草图。他为了制作这个教堂作的现在,大家看到了这样一个实验。 (10-02 15:16)

  直播员:矶崎新:可以比较刚才的这张草图,他作的这个实验是好比把刚才这个草图给倒过来了这样一个形式,在这里他想要探讨的是也在当时应该说非常具有革命性的,也就是说是一种结构形式上的一种探讨,但是最终这个实验是失败了,因此这个教堂的作品是成为一个非常著名的未建成作品。 (10-02 15:17)

  直播员:矶崎新:这就是刚才讲的在1915年在圣彼得堡举行的一个展览,在这个展览马勒维奇首次把艺术还原到非常间接的几个形体,可以看到在墙角上挂着一个黑色的正方形这样的,把这个艺术作为还原为零这样一种思想在这里体现出来。这张就是马勒维奇画在帆布上的黑的正方形,但是用各种X光线或者什么线透过来来看的时候,可以看到黑的正方形中间事实上有许多图案在上面,后来全部用黑的给涂抹了,这张图片可以说二十世纪现代艺术的作品。 (10-02 15:17)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也是刚才介绍过的艺术家布郎克西,也是渐渐削弱把形体作品,渐渐的都给他削掉,渐渐的把形体削弱,最后剩下的就是这样一个比较粗矿的一个作品。这也是刚开始的另一个作品,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形态上只留下了非常窄的一些痕迹,但是也是能够从中看出这是一个人的头像。 (10-02 15:18)

  直播员:矶崎新:刚才介绍的介绍这些是一些历史上的作品,接下来介绍的是这些作品对我现在的作品中一些什么样的影响,现在第一个介绍的是卡达尔做的工作,卡达尔是波斯湾,卡达尔的首都多哈,我在那地方在海湾上作的一些作品。 (10-02 15:19)

  直播员:矶崎新:在多哈沿海的地方有一个多哈湾,在多哈湾这里建了三个作品,一个是国立图书馆;另外一个是国立银行,此外还有一个塔型的建筑,是一个办公楼。 (10-02 15:19)

  直播员:矶崎新:这三个建筑中的非常主要的元素,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圆型的圆柱,这个圆柱在一开始我介绍的四十年前的作品中也出现过,这些圆柱是什么?我把它叫做垂直和尖桶,他就好比是横向的道路让它直过了,代替一种城市的基础设施。这些垂直的直径是18米,三个建筑的高度是不等的120米、还有180米、200米左右,这些三根柱子这个是图书馆,两根的是银行,一根是最新在做的是一个办公楼。 (10-02 15:19)

  直播员:矶崎新:图书馆的三个柱子同时运用了刚才介绍了空中城市的理念,脚底两侧是美术馆和博物馆。现在大家看到的建筑的制作的过程方法,首先是在地面上先架起三根垂直的信筒,之后把升在空中的这部分结构在地上先给它安装好,然后再掉到空中是这样形象。 (10-02 15:21)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高120米的图书馆,主要阅览室的高度在八十米,是面向多哈湾的。此外大家可以看到边上还有一个类似圆形的一个球,这是一个国际会展中心。 (10-02 15:22)

  直播员:矶崎新:在设计这个国际会展中心的时候,我找到了这样一个参考的模型,这个是埃及的新王朝时候的一个王妃的头像,这个头像是非常特别的。因此,我是参考了那个头像作了现在这样的,这是最早的一张草图,中间是可以坐七百人左右的一个多功能厅。这个是基本上是最后完成的这样一个形状。这个是从后面看。这个图书馆是建在海湾,它的地形地理位置都是和现代青岛的海边是非常类似的,在这里还有一条大家可以看到有一个环形的道路,这种道路的是坡面的道路,这个道路的做法也和青岛市有相同之处。 (10-02 15:22)

  直播员:矶崎新:接下来我做的是两根圆柱的作品是银行,是个国立银行。这两根柱子高九十米,在它的四周以三角框架为结构体的体量附在柱子上。最后是一根柱子的,这个现在还在研究过程中,现在考虑把它做成住宅会是怎么样?刚才也介绍过空中城市的一个图片,在一开始介绍过的,就是在现有的城市上面架了一些像塑状一样的工程,现在看到的这张其实也是空中城市的另外一个设计。在这里大家看到的是垂直和心筒之外横向的是通过也是三角形的这些构建来连接起来的,这也是我六十年代的时候的空中城市的系列。 (10-02 15:23)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是我在做东京湾计划的时候最早的一些草图,现在被人找到了,可以看到当时这些柱子不是圆形,是方形的,在现在便于是圆形的得到实现。这张平面的效果图也是我以前画的,那个时代大家看了之后认为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事实上现在这个社会状态下应该是非常容易做到的。 (10-02 15:25)

  直播员:矶崎新:这也是我当时在89年的时候参加东京的设计厅的一个方案,当时大家都希望做的是塔状的非常高的超高层的建筑,我在这里仍然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做成内部空间相当大的横向型的作品,最终当然是落选了。 (10-02 15:30)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作品也是参加的95年的竞赛,是深圳的交易广场,就是证券交易广场,也是跟刚才讲的东京的新都厅一样的概念,这里有商店有住宅,还有最主要的交易中心,此外还有宾馆,还有办公楼,我把它集中在一起,做成是内部空间相当大的四周包围这些功能的符合型的设施,也是最终落选。同样的理念现在我是在西班牙巴塞罗那这块用地上得到了实现,这里是在巴塞罗那建的中等规模的办公区域,25000平方,在这里考虑的是办公楼并不是一定一栋高楼或者怎样而是可以有其他的方式,主要的理念还是跟六十年代考虑的城市空间是有相关联的。 (10-02 15:30)

  直播员:矶崎新:在设计这个办公区的空间的时候我,也通过了计算机,有计算机来任意选择组合。首先有垂直的方形的核心筒。为计算机制定的这个程序是在垂直核心筒建立之后,然后把这个楼板给他配上,形成建筑的空间,但是给它一个条件是之后出来的楼板不能对前面的空间有影响。就是通过这个方法来得到最终的形体,这个是大家看到的效果图是最终的效果图。 (10-02 15:31)

  直播员:矶崎新:这一块现在看到的是办公楼的业绩,远处的小山坡上亮着的这个是在89年设计的巴塞罗那的主体育馆,这个体育馆后用在92年巴塞罗那的奥运会的主体育馆。 (10-02 15:31)

  直播员:矶崎新:接下来要介绍的柏林的冰球馆,我作这个作品上的时候,事实上也跟以前的是有关的,关联的参考就是大阪的世博会的奇点广场,先介绍奇点广场,它是有一个大型的屋顶,主要就是有大型的屋顶组成的,在这个屋顶下通过各种各样的可供路径的配制,可以使在各种活动在这个屋顶下产生。事实上,在六十年代这个想法大屋顶下的各种可动的表演功能的这个想法,事实上在六十年代已经有了,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英国的建筑师塞古斯布如爱特他的草图,他的作品的名字叫做“可移动的剧场”。 (10-02 15:31)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大阪奇点广场最初的一个构思,就是有一个膜盖着的空间,膜下有非常巨型的机器人。于是,我想把当时的这个构思理念给他运用到现在的都林的冰球馆来,现在看到的是都林的外观。这是大阪的奇点广场的草图。这个是都林冰球馆的一些图片,作为主要城关使用,现在看到的下方是就是相同的理念使这个冰球馆在不同的功能下,不同的组合下可以运行不同的这种活动的可能性。这个也是刚才介绍过的俄国的画家的马勒维奇的作品。这个画家的作品也是非常抽象的,这个主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归还到零,然后在一张白纸上渐渐的让这个事物生成发展,寻找他的发展方向。 (10-02 15:32)

  直播员:矶崎新:这是发现的马勒维奇的笔记本,在笔记本中画了很多事物自身的生成过程,事物生态演变的过程,他主要在这个上面进行了研究。这也是马勒维奇的一个作品的系列。 (10-02 15:48)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是我画的草图,是中央美院的美术馆的草图,在这个中间我也运用了形态的生成过程这样的方法。在展览现场的有一个比这个小的尺度模型,这个大模型在前三个展览中是被展出了,现在被送到威尼斯去展出,非常遗憾,大家可以看到一个小的模型。这是室内的。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到二期工程,美术馆二期工程跟一期的工程。 (10-02 15:50)

  直播员:矶崎新:介绍另一个方案是在上海做的别墅中的一部分,这个也是我们在马勒维奇的这三基本的几何整体上的进一步的展开。 (10-02 15:50)

  直播员:矶崎新:我的作品中间住宅不多,这些都是为朋友做的,大概有十个左右,但是当时这些作品都是在日本,日本因住宅面积等等有非常大的限制,一直很多住宅都是非常小的,在这里九间堂别墅在这方面是提供了充分的条件,我把马勒维奇的这些思想在立体上进一步的展开,然后有好的条件下的配合下看看能够在当今这个时代能够做到什么样的一种程度。 (10-02 15:50)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在展览会场上是有展出的模型,这个就是在圆形跟方形的三个简单的整个形体上的立体的这种展台。介绍下面一个图案是南京的建筑艺术展,同样是从马勒维奇着手。这是马勒维奇的另一个作品,谢谢。 (10-02 15:51)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是刚才介绍的南京建筑艺术展中的我的一个作品,是南京国际会展中心,这个会展中心利用的是在同一块建筑面积上用的,通过不同分散的形体来组合而成的复合型功能的符合设施。 (10-02 15:51)

  直播员:矶崎新:介绍下面一个方案,这也是卡达尔的国际图书馆,这些刚才都看过了,这个是作的人头的雕塑的背面,背面看上去是没有任何痕迹的。仍然是弗朗克西作品,是米兰的一个竟赛,这个应用的弗朗克西其他作品的理念。在巴黎的中心,有关库西的作品,在工作室中有很多以前制作过程中的一些作品,这张恩得尾达沃作品可以看到是相同的单元的反复的重复延伸至无限。 (10-02 15:51)

  直播员:矶崎新:这是我的作品,也是在1991年在日本的作成的一百米的塔,这个塔也是像刚才的这个理念,就是把单纯的一个形体反复的重复延伸,这里用的形体是三角锥型。这个塔是现在是作为展望塔可以爬到最高一层的,有楼梯在里面设置,所以高一层的有一些在墙面上开了一些小的圆孔可以眺望城市的四周。 (10-02 15:52)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是应用同样的理念做的另外一个竞赛方案,最终是没有中标的一个方案,是在日本的上,也的一个高层建筑的车站的改造方案,是一个高层建筑,也是用相同的元素反复延伸的这样一个理念,为了抵抗横向的地压等等,地震的下面的一些支撑的软件生出来。现在这个模型在纽约的近代美术馆在展出,这个计划当时正好跟着日本的经济的破灭同时这个车站的改造计划也就相继破灭了。不过现在这个方面又在米兰,现在大家看到的在米兰的中心部做的一个竞赛,三位建筑师合起来参加的竞赛,我们中了一等奖,每个人建一座脱儿童同时还有许多附属的,我是仍然利用当时的建成的这些理念。 (10-02 15:53)

  直播员:矶崎新:下面的介绍的一个作品也是从高顶开始着手的,刚才已经介绍过了,从结构上进行改革的这样一个实验,最终没有得到实现,我认为如果当时一百多年前有这个计算机的话,他的这一座壁垒应该是可以实现的。 (10-02 15:53)

  直播员:矶崎新:现在看到的这个是我在两年前参加的弗罗仑萨车站的参赛的作品,这个展览中模型也已展出,当时陪审员看到了这个形状特怪异的作品之后,认为比较怪异。这是一开始画的草图,红颜色的一根长条是车站,有四百五十米长,三角形是公共汽车停车有一车站。刚才看到的俯视一块大的板,上面这块板就是一开始表现出俯视的效果,大家看到生成过程是在板下面,结构体的生成过程,这个结构体的生成过程完全是由计算机在寻找的,我们在建筑上提供给了它字典之后,计算机就自己寻找一个合理的结构体,最终得到的板和板形状特异的一个形体。 (10-02 15:54)

  直播员:矶崎新:通过这个设计我们可以发觉就是结构的一个最合理的状态反过来是一个这种非常个性体,同时这个结构的形体又能给建筑的空间能够支持建筑的空间,使一般的建筑是想象不出来这样的空间,反过来看在结构是最最合理的。 (10-02 15:54)

  直播员:矶崎新:这个是长四百五十米、高二十米的这样一个造型。大家可以看到作为结构的本身,又成为建筑的一部分,这个作品虽然是落选了,但是现在我在多哈现在正在进行过程中的一个设计,在这个设计中可以得到实现。 (10-02 15:55)

  直播员:矶崎新:现在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教育城。第二个来介绍的人文社会学科和美国的德克萨斯大学来合作。此外其他的很多学科也都和美国的各大学像哈佛等等,在合作这个设计过程当中,现在看到的左下脚的,这个是半岛电视台的放送台,这个在大学中现在也进入到这个大学中来。 (10-02 15:56)

  直播员:矶崎新:此外在室外还有这样一个广场,广场也是用回廊给围起来的。这个是刚才介绍过的这个室外的广场,从这个广场过来差不多一公里路的地方,现在要建一个卡达尔最大的多哈湾的国际会展中心,在这个国际会展中心中,我想把刚才没有完成的结构形体在这里头得以运用,现在已经正式在开始着手设计了。 (10-02 15:56)

  直播员:矶崎新:同样形体跟刚才是不一样的,但是理念是一样的,因为给予的基点不同之后,计算机寻找的形体就发生了变化了。计算机在寻找这个结构的合理形态的时候给予他几个条件:一个是在载荷的大小,还有支点的位置,还有需承受的载荷的这样一个高度,之后计算机就会进行通过一个特殊的程序来寻找要支撑,这样载荷的一个合理的形态,可以发现有计算机寻找出来的合理的形态要超过人所能想象的常规的范围。 (10-02 15:57)

  直播员:矶崎新:如果把这个作品和刚才介绍过的中央美院美术馆的作品,就是由三面弯曲的墙组合而成的作品来比较,可以发现中央美院美术馆形体的化,取得是中央通过人来决定的,通过人画了无数个草图最后就是渐渐的演变而得到最后的形体,现在的这个作品人的草图是跟不上它的变化的进度的,因此在两个完全的不同的可以看到两个作品的设计过程是完全不同的,现在这个作品主要我们是给出条件然后看到计算机在变化,之后判断这个计算机和判断影响个好坏,是这样的过程,因此可以说如果是因为技术原因而形成的未建成作品,技术原因而造成未建成作品在技术力量提高之后,是完全有可能建成的。 (10-02 15:59)

  直播员:矶崎新:不过通过这个道具和通过计算机这个道具得到这个作品,应该是两种不同的风格,或者是味道,就好比是我们出外写生或者是数码相机在拍这个感觉是一样的,数码相机拍出来的这个风景也可以通过计算机来给它进行修饰等等,但是手绘制出来的虽然速度慢,但是对我来讲应该是更有味道,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正好是处于可以利用这两种工具的时代,因此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也乐意去运用这两种手段来创造事物。 (10-02 16:02)

  直播员:矶崎新:现在看到的是这个大学的总体规划,这个是由我来规划的,右下角的是一个奇点广场,这个是国际会展中心整个学校的两个主要的空间连续这两个空间的X光线,可以使得大学中的人们在任何一个地点都能够感受到这个距离,在这个下面看到的是高速公路。 (10-02 16:02)

  直播员:矶崎新:我的介绍就到此。我的作品的介绍就是以上这一些。谢谢。 (10-02 16:03)

  直播员:主持人:让我们大家先以最热烈的掌声感谢矶崎新大师给我们今天下午作了一个精采的演讲。谢谢! (10-02 16:03)

  第三部分 现场提问

  直播员:主持人:我们大家也看到了一个七十四岁的老人非常执着也很认真,而且是非常敬业,几乎是一动不动的给我们讲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下面我们请大师稍微坐一下休息。我们各位建筑师朋友或者我们媒体的朋友,以及在座的各位朋友,如果有什么问题想与大师交流,现在这个时间就属于我们大家。哪位朋友有问题?也可以写纸条。 (10-02 16:04)

  直播员:嘉宾:我刚才看了大师还有好多抽象派的作品的建筑物,我在想这些集中投票,不同的文化理念包括不同的做法,他是怎么去根据城市,它怎么与城市的文化结合;第二怎么去说服投资商去选用他这个作品?谢谢! (10-02 16:14)

  直播员:矶崎新:现在建筑师是越来越国际化,在本土以外的国家设计跟人越来越多的涌现,在这些人群当中我认为有像两类建筑师,第一类是用自己的风格,不管你到世界上哪个城市去设计都是用自己的风格,这是一类设计师,而且我认为这一类设计师是占有多大部分的;另外一类设计师根据当地不同的风俗民情,分析了当地的文化之后,为各个地方提出的建议也是不同的,这种建筑师我认为是少数的,我认为自己是属于这一类设计师。 (10-02 16:15)

  直播员:矶崎新:举个具体的设计师例子来说,前一类都是保持自己的风格的建筑师,比如说这些建筑师等等属于这一类建筑师弗兰克·盖里;第二类就是根据当地的文化不同的,每次给出的条件不同都是量身定做的,这一类建筑师比如说这一类建筑师批哈·哈迪德。刚才讲得这个前类的建筑师他们是有一个在形式上固定的风格,主要是通过形式上的固定的风格来说服甲方;第二类后者的建筑师他们因为每一次的作品,都是根据当地的不同的情况来对应,从表面上来看应该是找不到这样的一个风格,世界上这些建筑师他们的风格是在于在每一次为这些地方量身定做的时候,不是单纯的量身定做,而是在复杂的情况下给出一个最最特殊的最最有创意的这样一个作品,因此说这是一种在寻找创意的时候思想上的类同,每一次都是在这个创意上的这样一个类同,这是后者的建筑师的风格。这两类建筑师应该就是非常不同的,前一个建筑师好比是如果用服装来作比较的话,好比是服装的品牌,这个品牌虽然就是每一季会有不同的试样,但是还是在品牌内有个基本的这样一个风格在中间作基准的尺度,后一类的建筑师好比是在科学研究,就是每一次通过不同的方法提供合理的在科学意义上的一种尝试,我个人是对库哈斯·让鲁贝尔这些建筑师是更具有亲近感,我们也是属于同一类的建筑师。 (10-02 16:25)

  直播员:矶崎新:我本人是不希望我画了一幅画等着别人来买,而是希望完成这幅画的时候,从一开始一张白纸的时候开始沟通最后到完成,因此我认为一开始就是以一个非常鲜明的这样一个风格作为前提,然后去综合当地的一些条件,这样得到的建筑是不完美的,是不完善的,我的理解建筑的设计过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要综合各种条件的这样一个过程,如果一开始就给他定了一个方向的话,那么应该是做不到最特殊,或者是得不到一个最好的这样一个解决方式的这种结果的,因此,我本人是极力主张后一种设计的过程或者设计的方法,但是这就必然会产生这样的一些困难,因为有很多地方都是第一次去,需要去在找到这样一个设计的理念之前,需要去了解当地的文化、民俗风情等等,我最近发现我有这样一个倾向,也就是说在作建筑单体的时候,我去了解这种风俗民情最后提出建议,很多程度上还是能够被接受的,但是在做大型的总体规划的时候,或者是规划型的竞赛的时候,经常会落选,像我发现这个原因应该是在于总体规划它的背后有很多社会制度等等,就是表面看不到的一些幕後的当地的风俗在操纵着,这些条件我作为一个外国人来说,一开始在短期内来说是不容易去理解的,因此我在大型的竞赛上,大型的总体竞赛上会落选,我发现这样一个结论。 (10-02 16:26)

  直播员:矶崎新:我认为后者,刚才两类建筑师中的后一类建筑师,刚才讲过是比较用科学得手法来分析问题,如果是用科学的手法来分析问题,大家认为应该是非常遵守所谓的近代建筑的这样一系列的规范的,指的这个规范不是法律规范,而是近代建筑的被人认为的近代建筑一系列的手法,遵守这些手法而且是循规蹈矩的。事实上这些科学的手法并不是这样,反过来这些建筑是为了寻求,也就是说不是走的近代建筑,所谓的近代建筑,而是在这个中间大家在寻求更加独特的这种手法的这类建筑师。 (10-02 16:27)

  直播员:矶崎新:刚才用的是科学的得手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又不是遵循了这个规律了,因此就被人认为用科技的手法讲不是很顺,换一个单词来说他说是具有诗意的,用诗的手法,不是那种循规蹈矩,是诗的手法,寻找出一个最最完美的这样一个结果的,这种手法的建筑师。 (10-02 16:27)

  直播员:矶崎新:总而言之,我认为固有的这个风格先行追求时代的一种流行的这种手法,我认为是不会停的,而是应该在不同的条件下组合各种关系之后,在这中间寻找出一种最合理的、最科学的、最具有诗的这种手法达到最终的目标,原因是什么?我认为今后的建筑我们需要在今后的建筑趋向,应该是去寻找在事物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真正的,“项”如何抓住这个“项”,找到这个“项”的过程,都是我们今后建筑人的这样一个课题。并不是通过表面已经罗列出来的这些分析结果就能够找到的,而且应该通过这样诗的分析,这种手法,像诗这样的分析的手法来找到这样的“项”。 (10-02 16:28)

  直播员:问题二:如何看待形式与功能的关系? (10-02 16:35)

  直播员:矶崎新:大家都知道形式和功能是不能公开的,这个大家肯定是都很明白,但是最终形式功能应该是达到一种怎样的融合的关系?我认为跟我刚才讲到的我运用了一个“项”这个单词,我认为这是将来建筑最终要遵循的“项”,它是建筑本身的一个“项”,同时它又是社会的一个“项”,找到这个项也就解决了形式和功能上的关系。 (10-02 16:36)

  直播员:主持人:下面回答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其他的没有被回答到的问题,明天综合起来一起回答。 (10-02 16:37)

  直播员:问题三:您一般作建筑设计需要花费多长时间,最长的、最短的各是什么,您觉得在您的技术生涯中最难逾越的困难是什么? (10-02 16:38)

  直播员:矶崎新:当然是每个项目花费的时间是完全不同的,比如像刚才介绍过的卡达尔图书馆来说,这个设计应该说用了四年,最近刚开始开工,事实上这个设计理念又是从我四十年前来的。如果说四十年都在为这个项目在设计也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长的例子,短的例子也有,但是不管怎么样短,最短的也要花一年时间设计。 (10-02 16:39)

  直播员:觉的建筑生涯中到处是困难,没有遇到困难的时候,今天在未建成的展览中,展出的这些作品当时都是遇到了相当大的困难,因此在记忆中还是记忆犹新,一直到今天还是有讨论的价值,当然说最困难的是什么?我举一个例子,用这个项目来决定的话,也许现在应该说是意大利美术馆的路口改造这个项目,那个项目是七年前在一个国际竞赛中中的标,这个美术馆和卢浮宫这个级别的美术馆,这个路口现在需要有改造,就是要对应新的这些要求,就当时对于先生改造路口一样,这个竞赛也是有一个外国人,我中了这个标,这个本来是可以建成的,但是后来因为政府外的一批人员又出现的一些反动派之间的争论,最终到现在还是在路口修,其实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在意大利圆心中的排外主义,可能是这个原因为主吧,一个是太摩登,一个是太现代,一个是外国人来做让现在反对派和支持派之间争吵不休,排外主义这一点我想在中国也是有的。 (10-02 16:40)

  直播员:觉的建筑生涯中到处是困难,没有遇到困难的时候,今天在未建成的展览中,展出的这些作品当时都是遇到了相当大的困难,因此在记忆中还是记忆犹新,一直到今天还是有讨论的价值,当然说最困难的是什么?我举一个例子,用这个项目来决定的话,也许现在应该说是意大利美术馆的路口改造这个项目,那个项目是七年前在一个国际竞赛中中的标,这个美术馆和卢浮宫这个级别的美术馆,这个路口现在需要有改造,就是要对应新的这些要求,就当时对于先生改造路口一样,这个竞赛也是有一个外国人,我中了这个标,这个本来是可以建成的,但是后来因为政府外的一批人员又出现的一些反动派之间的争论,最终到现在还是在路口修,其实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在意大利圆心中的排外主义,可能是这个原因为主吧,一个是太摩登,一个是太现代,一个是外国人来做让现在反对派和支持派之间争吵不休,排外主义这一点我想在中国也是有的。 (10-02 16:41)

  直播员:矶崎新:从一年半以前,我们在不同的季节到过青岛数次,每次都让我感到这里是在气侯和地理上都是非常好的,也非常美丽的一个城市。但是遗憾的是除了德国的一些痕迹以外,在这个城市上找不到能够让我心动的建筑,这一点希望能够在以后的城市发展中能够得到改善。 (10-02 16:41)

  直播员:主持人:下面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感谢矶崎新大师,谢谢! (10-02 16:43)

  直播员:在热烈的掌声中,矶崎新先生学术演讲暨媒体问答会结束了,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明天上午9点种,矶崎新先生会继续他的精彩演讲,请大家继续关注我们明天的直播活动,谢谢大家,我们明天上午9点再见。 (10-02 16:48)

  直播员:本次网上直播由青岛天乙星速录公司提供速录服务。 (10-02 16:50)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现有评论 0条
〖最新十条相关文章〗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05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