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动交流  设计动态 历史建筑 生态环境 学术教育 地产文化 建筑欣赏
  企业聚焦  人物追踪 城市规划  政策法规 人才资质
 中国建筑艺术网 -> 行业动态 -> 遗产保护
重庆吊脚楼 一曲最后的挽歌
http://news.aaart.com.cn   2005-7-14 10:02:40    时代信报

    中国建筑艺术网讯: 洪崖洞谁的成功?

  ●洪崖洞项目最初设计者现在开车经过它要绕着走,因为“不忍心看到它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开发商小天鹅集团总裁何永智坦承:我热爱巴渝文化,但作为商家,我要多换两个角度来看问题,那就是地产开发和商业运作。

  ●一场关于洪崖洞文化传承与商业价值能否兼容的辩论,在这个项目即将落成之际展开。洪崖洞已经物换人非,但这个城市注定还将继续发生毁灭与重生的故事。因此,这样的对话或许对洪崖洞已不可追,却对来者有难得的价值。

  “重庆最后的吊脚楼建筑原生态群落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我只能说,非常惋惜,非常惋惜。”四川美术学院教授、洪崖洞项目的原设计者郝大鹏在谈到洪崖洞时叹息。这个项目已进入收尾阶段,正在进行热火朝天的招商。

  洪崖洞,位处重庆解放碑沧白路旁。它是一处拥有2300年的历史遗迹。早在公元前316年秦灭巴时,就是一处军事要塞。在其后的悠长岁月中,洪崖洞相继形成了:如江隘炮台、洪崖闭门、纸盐码头、镇江古寺、轻红古亭、东川书院、明代城墙、辛亥碑文、天成巷街、纸盐河街、洪崖洞街等众多历史遗迹,还留下了洪崖滴翠、嘉陵夕照等巴渝十二景中的两大景观,以及独具山城特色的巴渝民居和吊脚楼文化。

  它是重庆的一部活历史,为人们展现纵横三千年的城市记忆,是重庆目前唯一遗留的老山城人文景观。

  据报道,渝中区政府将把洪崖洞建成“一态、三绝、四街、八景”为一体的巴渝民俗文化区。

  届时,我市最大的“城市阳台”将横空出世。

  然而,洪崖洞的建筑方案可谓一波三折,现在在建的洪崖洞并非最初的规划。

  那么,从原来的原住民聚居区、到郝大鹏教授手上的设计初稿、再到现在我们在嘉滨路看到的洪崖洞在建项目,这中间发生了哪些变迁?这本身就耐人寻味。

  且听郝大鹏教授娓娓道来。

  “洪崖洞这里原来是重庆传统的吊脚楼最集中的地方,这样完整的原生态的山地建筑群在全国范围内都实属罕见。就像北京的胡同、上海的弄堂一样,这种建筑是重庆这样的山城独有的。若论后来以‘修旧如旧’模式保护下来的湖广会馆,也不及洪崖洞更具本地特色,湖广会馆毕竟是外来的建筑样式,但是所幸湖广会馆保留下来了,洪崖洞却未能幸免。”郝大鹏教授说,“正是因为这一地域建筑群落的不可替代,重庆市政府建议专家学者对此地进行历史风貌和文化传统的调研。”

  这应该是一个美好的开始,当时参予调研工作的专家学者之一、美院的王林教授回忆起这一过程时说:“调研洪崖洞,不是哪一个人拍脑袋想出来的,当时,包括重庆政协、旅游局、文化学者一致认识到了这个历史文脉的重要性。所以才要搞调研。”

  “当时的调研方案我记得一共写了6本之多,大概有20万字,包括绘图、实测、文字,”王林教授说,“伴随着我们的调研工作,当时社会各界的意见纷至沓来,在拆与不拆、怎样拆、按照什么模式拆和再建之间,大家讨论的非常激烈,这个在当时重庆的媒体上体现得最充分了。”

  让王林教授感到欣慰的是,尽管大家观点不一,但是那种民主决策却值得张扬,毕竟是重庆人在保护重庆人自己的文化血脉,理应如此。

  但无论当初是怎样的盛景,在政府决定将洪崖洞改造项目“招标”之后,悄悄发生了改变。

  “如果政府有足够的钱,那就不会去搞招投标,如果不去搞招投标,让开发商介入,那洪崖洞的保护和改造可能是另一种局面。”王林教授说。

  据介绍,那次招投标的主导,是渝中区政府,参与的地产商及有关企业有龙湖、协信、小天鹅等。小天鹅最后中标。而四川美院的规划设计方案,也获准通过。

  “其实应该说重大建院在建筑设计方面更为专业,但是我们对文化上的理解感动了评委。”王林教授这样解释当年他们的方案胜出。事实上,因为四川美院在前期所作的科研项目在洪崖洞历史文化方面的深入探索可能也帮助了他们的胜出。

  郝大鹏教授向时代信报记者出示了当年的那份最初胜出、但最后却被“打入冷宫”的设计方案。

  “在这个方案里,我们保留了原来的三横八纵的洪崖洞原始生态,比如河边码头、洪崖洞的洞口。你可以看到,洪崖洞身后的崖体基本上在这个方案上得到了保留。所谓的三横,是山城人面水而居,建筑依山而建,来往交通日渐积累下来的生活原生态的体现。这里原来就是一个码头,人们先是从水上上岸,这是第一“横”。然后一层层的沿着石板铺就的小路蜿蜒上去,我们的设计规划里保留了洪崖洞最有特色的石梯。”。郝大鹏教授说,“我们设计的初衷就是,在洪崖洞这里复原一个自然民居博物馆,这个方案保留了原来洪崖洞所有的建筑符号和原住民的生活自然形态。”

  但是这个有着田园牧歌般美好图景的设计方案却没有能够被最终采纳。

  “洪崖洞民俗风貌区”改建项目由重庆大学建筑学院的李向北教授的方案取而代之。

  “前后两个方案可谓天壤之别,原来我们设计的容积率只有0.2,也就是2万多方,后来历经一次次的修改后,我眼看着它变成了3万多,再到5万多,终至现在的9万多,已经超过了原来的四倍多,已经超过了这一地块所能承受的能力范围,我不知道它最终还会做成什么样子。我不相信一个容积率9万多的建筑群落能够复原一个重庆山地民居的场景。这么密密麻麻的铺陈下来,我看采光都成问题。”王林教授说,“另外,作为原来方案中重要部分的崖体没有了,只有现在的协调区还能看到原来的影子。千百年历史的记忆和我们祖先深层智慧的结晶就这样被毁坏掉了。而且这是无法挽救的,我深为惋惜。”

  对此,李向北教授是这样说的:“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我拒绝评论。”

  有人曾经质疑:假设洪崖洞项目最终能够像上海的新天地一样取得商业上的巨大成功,那么我们有什么必要一定在洪崖洞这个地方去获取这样的成功?像这样的江景建筑,商业地产,如果在洪崖洞能成功,那么在江北、南坪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成功。那里的江景可能更漂亮,何必又非要借着洪崖洞的名义搞商业地产的开发呢?

  有人更是笑指,洪崖洞的高达十层的宏伟外观和布达拉宫非常“形似”。

  “片面指责开发商或者是设计者可能都是有问题的,问题的关键是,开发商拿到了项目肯定是要赚钱的,这是商业逻辑决定的,所以才把容积率这样的指标发挥到了极致,你能怪他们吗?他们也想保留原来的路数,但是却造成了现在的遗憾。其实政府的初衷也是好的,它不仅要恢复历史风貌区,还要把这里打造成重庆新的旅游增长点,既然你要搞商业地产,那么设计师的方案当然也没有错。”郝大鹏教授表示,他不愿意对后来他退出后的洪崖洞项目再做任何评论。

  渝中区旅游局李裕权局长在回应这个问题时说:洪崖洞已经被确立为重庆魅力一日游的接待单位了。

  那么,今天的洪崖洞到底是谁心目的洪崖洞?

  郝教授说,他现在开车从洪崖洞所在的嘉滨路、沧白路经过,都要“绕道而行,因为不忍看到它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何永智:

  我们做了一件大事

  “洪崖洞民俗风貌区的建设,肯定为重庆填补了一个空白,填补了重庆三千年巴渝文化缺乏载体的空白。”对于外界的质疑,小天鹅集团总裁何永智有自己的说法。

  虽然是自己公司的开发项目,何永智仍然不吝赞誉之辞,她认为,洪崖洞是“为重庆人办了一件大好事”。

  7月12日,在位于江北区小天鹅宾馆内的总裁办公室,何永智向信报记者就外界指责洪崖洞的一些问题作出了回应。

  我把它(洪崖洞)当作人生中可遇不可求的一次机遇

  记者:请问小天鹅集团是如何得到“洪崖洞民俗风貌区”的开发资格的?

  何永智:洪崖洞民俗风貌区是在市政府公开招标的情况下,小天鹅集团通过自己的实力夺标,而取得开发权的。

  由于洪崖洞的意义和地理位置,参与竞标的企业还是不少。最开始有十余家企业参与竞标,后来政府确定为三家,即小天鹅集团、协信集团和龙湖地产,最后小天鹅夺标。

  我认为小天鹅之所以能够中标,是因为我们对洪崖洞的独特理解,即将项目分为三大块:巴渝传统民居文化的发掘、房地产开发和商业运作。这三块各占项目的三分之一,对巴渝传统民居文化的保存有所偏重。正是我们对该项目的独特理解和阐述,才使我们能够中标。

  记者:一般来说,这种政府工程比起普通的商业地产开发可能利润要低,并且风险、压力可能更大,小天鹅为什么还要参与这种政府工程的建设?

  何永智:一方面肯定是商业考虑,更重要的是我对巴渝文化非常热爱,我把它(洪崖洞项目)看成是一生当中可遇而不可求的一次机遇。

  在我们获得开发权之后,可以说,我们是走遍世界各地,以及国内所有有特色建筑的地方,然后才对其进行商业规划。

  我们不认为把它作为房地产项目,修起来就成功了,其余的商业运作和人文发掘也是个很重要的部分。

  重庆有与其他地方不同的山地地形地貌,吊脚楼是重庆的传统特色,也是三千年巴渝文化的载体,做这个项目,我们可以为重庆及外地人提供一个可以感受巴渝文化的地方,并且能够不让最具重庆特色的传统建筑淹没、消蚀在现代的高楼大厦中,我们为重庆人做了一件大事。

  原始的吊脚楼只是一杯“白开水”

  记者:有专家称:“在旧城改造中,最关键的是保留‘原住民’,只有这样才能保留旧城的‘原生态’。”但是从洪崖洞目前的建设状况看来,所有的楼盘都是商业铺面,所有原住民全部迁走了,你对此如何看?

  何永智:这个可能与我们无关,在我们中标的时候,政府已经将拆迁工作完成了,所有的原住民都已经迁走了。

  我认为,吊脚楼最初的功能的确是居住,但是作为建筑特色,外人观赏只能看个外部特征,看一个形,也就是说像一杯“白开水”一样,只可以看一看,不能亲自感受一番。现在石板坡长江大桥桥头也保留有吊脚楼,人们要观赏可能十分钟时间就可以了。人们都说重庆是个过路城,没有什么看的,这样是留不住人的。

  我们的规划,将传统的吊脚楼改造成为一个完全的休闲之地,在这里,人们不仅可以领略吊脚楼的风采,而且吃喝玩乐、购物消费样样俱全,例如我们项目里的天成巷大剧院、代表重庆火锅文化的“天下火锅第一家”等,这些项目不仅突出了重庆特色,而且还留住了人(让游客愿意来),不是更好吗?

  再说,重庆的特色分布得很散,东一点,西一点,我们将它们聚集起来,这为游客也搭建了一个平台。

  我们肯定要考虑商业效益

  记者:听说四川美术学院郝大鹏教授最早提出了一个规划方案,你们也通过了,但是为什么没有按照方案实施呢?

  何永智:这有两个原因。第一,重庆轻轨的建设占用了洪崖洞不少地,所以原方案必须改动。第二,郝教授确实提出了一个方案,并且我们请人做设计方案还不是一次,是两次,总共花了几百万,但是他们的方案从营销上来讲,是不可行的。

  专家学者只站在学术的、艺术的角度来考虑,他们并没有考虑到我们企业的利益。没有商业就没有人气,没有人气唯一的结果就是把项目做死,到时候谁来负责?那时候可能又有人说:“小天鹅修了个什么烂东西,不死不活的。”

  所以,作为商家,我要多从两个角度来看问题,那就是地产开发和商业运作。我不是政府,不可能站在纯公益的角度来看问题,必须考虑到商业效益。我们并不回避这点。

  洪崖洞做到了人文传统与商业利益的统一

  记者:那么你认为,目前洪崖洞做到了对历史人文的传承了吗?

  何永智:我认为洪崖洞是做到了人文传统与商业利益的统一。我们在顾及商业利益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对历史人文的传承,而且一直将其放在第一位。

  我们要把洪崖洞打造成为一个精品,让人们有“不游洪崖洞,枉到重庆游”的感觉。市政府也很关心我们这个项目,不仅是市重点工程、“八大民心工程”等,而且还被纳入了重庆魅力都市一日游当中,作为接待项目。

  除此之外,洪崖洞最大的亮点还在于非常专业详尽的商业规划,目前洪崖洞商铺的平均售价在1.7万每平方米,这比起其它商业地产来说,已经是很便宜的了,目前招商已经完成了60%以上。

  记者: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小天鹅集团对整个洪崖洞的各个功能区都进行了详细的规划,并且表示这些规划不能改,既然商铺已经卖出去,业主怎么处理是自己的事,小天鹅如何能够保证他们不乱改业态?

  何永智:对于这个我们有充分的信心。首先我们不是把所有的商铺全部出售,只是拿出三分之一来出售,其余的三分之二都是小天鹅自留经营,这三分之二我们可以百分之百地保证按照规划来招商。

  对于出售的三分之一,我们实行三年返租,由我们公司来统一招商,三年以后,市场已经培育好了,这样我们就不怕洪崖洞的业态会乱。

  记者:你认为洪崖洞还有什么值得遗憾的地方吗?

  何永智:有,它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是时间太短,因为我们要作为亚太城市市长峰会的观礼项目,所以必须赶在峰会开幕之前竣工,所以有的地方可能比较粗糙,如果时间长点的话,所有的工作会更细致。

  其次,如果政府能够再多点关照,我们会做得更好,例如在灯饰工程、旅游基金上多帮助我们一些,毕竟我们自己的能力是有限的。

  诗人梁平:

  吊脚楼是重庆之魂

  来自诗人的怀念

  “那年那天,日军飞机如蝗/城市上空的警报撕裂了所有的街道/一只鸽子的翅膀折断了/找不到回家/房子倒了,门窗躺了一地……/黑烟消失以后/房子可以重新盖在街的两旁/门窗可以重新装好/洞里的人再也没有走出来……”

  这是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重庆籍诗人梁平对老重庆吊脚楼的怀念。

  当上述诗句随着一组题为《重庆词典》的组诗发表在《诗刊》和《上海文学》上的时候,人们可以从诗中形象而深刻地感受到山城重庆独特的文化魅力。有人说,这种魅力在诗人梁平的作品中,以吊脚楼战火中涅式的经历加以凸现,它代表了重庆的顽强,也代表了中国的不屈。

  诗句缘于梁平对家乡吊脚楼的情有独钟。“我对吊脚楼最早的印象来自江北长安厂下团结村一带,我爷爷住的房子就是被厂里略加改造的吊脚楼,我从小在那种房子里楼上楼下疯跑,对吊脚楼的怀想常常夹杂着亲情,觉得实在是美妙无比。” 与记者谈起吊脚楼,梁平陷入了一种对童趣的追忆之中,“童年的吊脚楼更多的缘于童趣,进入作品的吊脚楼当然在于地域文化以及抗战背景带给我的思考。重庆特有的民俗与文化积淀也是这座城市区别于其他城市的异质。抗战时期进步文化人宋育仁、萧楚女主办的《渝报》编辑部就在下半城的吊脚楼里,这是很有意思的。”

  梁平把吊脚楼视为重庆之魂。被称为重庆吊脚楼“最后保留地”的洪崖洞,在梁平看来是重庆保留最为完好的吊脚楼群。“我原来工作过的文化局就正好在洪崖洞上面,我和我的朋友还经常在下面走动,喝喝小酒。”

  体现风格最重要

  “就文化保护而言,并不是所有拆除都是遗憾,洪崖洞的吊脚楼早已是风雨飘摇,仅仅靠维修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拆除之后的建设会不会给我们留下遗憾?”梁平一方面很理解政府及开发商不得不作拆迁处理的苦衷,另一方面也认为“部分保留并非完全不可能”。他认为,民间关于的洪崖洞拆与不拆的纷争并不是衡量利弊大小的关键,“拆了之后的建设过程中,要重新体现吊脚楼风格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考虑周全,重建后的洪崖洞同样会是利大于弊。”

  梁平看来,开发商赚钱归赚钱,只要整体上保留洪崖洞风貌就是好事。“我觉得只要处理得好,展现老重庆风貌和现代商业街市并不冲突,我们总不能把怀旧当作照片(或者实物)来供起,借人们的怀旧衍生出经济的附加值并不是一件坏事。我就反感把文化两个字贴在脸上到处唬人。”

  梁平还曾向小天鹅集团总裁何永智建议,新建的洪崖洞民居外墙应该是土灰色的,而不能搞成大红大绿,应该保留古朴的川东文化。对于外界质疑现代化的钢筋水泥浇筑的建筑无法展现吊脚楼的“原汁原味”的说法,梁平不以为然。“用什么建材是次要的,关键是要有风格。保留原生态是不是一定要照着原样搬过来?”梁平举了个例子,说成都至川西的高速公路两边的民居,不管是什么材料盖的,也不管是什么风格的,都统一刷了颜色,穿上了川西特色民居的外衣,整体感觉不错。梁平说,重建的建筑仅仅是个符号,可以把人带回原来的感觉,唤起回忆。

  唤起曾经遗忘的记忆。这是梁平对洪崖洞最大的期望。

  然而,把原住民全部迁走后,洪崖洞会不会没了人脉?

  这样的疑问在重庆民间广泛存在,市民无法预期2006年建成的洪崖洞,那一层叠一层的酒吧街、火锅店和旅游小商品店在失去了原住居民后,如何来吸引外地游客——难道就靠那些高达10层的彰显贵族气息的仿吊脚楼建筑?

  对此梁平认为:“人脉是一种心理上的感觉,它不以人的迁移而消失。”梁平说,大家试想一下,让已经开始住惯了楼房,吹空调的洪崖洞原住民再回来睡大通铺摇蒲扇,估计没几个人愿意。

  梁平这样解释:“那种过去的快乐,现在不一定还是快乐了。”

  “人会随着社会进步而进步,带有吊脚楼建筑民风的建筑可以让我们去回味过去的生活,尽管那种生活再也找不回来。”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最新相关文章〗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手机:13910429182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