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本新住宅设计――现代化的后卫
http://www.aaart.com.cn/cn/estate 2005-6-6 13:24:13 来源: 作者:佚名


      
  在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考察,近年来日本建筑师的独立住宅作品呈现出总体上的高水平。本文选择了六位日本当代建筑师的六个住宅进行介绍和分析。他们的作品有共性――注重建筑的整体质量。在他们看来,建筑是由结构和相应的空间直接生成的,而不同于典型的室内设计师会在建筑内部进行二度制作。另一方面,从这六个作品中也可看出三种不同的设计倾向,不同的关注点引发不同向度的深入思考。

□ 岸和郎设计的深谷市住宅  
□ 平仓直子设计的常盘台住宅
□ 伊东丰雄设计的铅住宅
□ 坂茂设计的家具住宅
□ 西泽立卫设计的周末别墅
□ 妹岛和世设计的森林别墅


岸和郎设计的深谷市住宅

  在日本,由于土地私有化程度高,中国城市中的大规模成片拆迁快速开发的模式几乎不会出现。在小片用地甚至城市夹缝中设计住宅是典型的情况。岸和郎和平仓直子的设计成为这类夹缝设计的案例。他们的设计中虽然已经融入欧美的生活方式,但并不放弃以自己的方式重新诠释日本建筑文化传统。他们关注在地少人多的城市条件下营造舒适自在的内向院落、天井,提供源于传统的、内向的家居生活。
 
  岸和郎设计了深谷市住宅,主人是住宅研究的爱好者。作为当地的建筑师,岸和郎最终被选中来做一个带游泳池的独立住宅。由于是在小片用地上建房,岸和郎设计了以一个幽雅的院子为中心的分成三段的混合体,包裹在压型钢板围成的盒子里。院落弥补了周围环境的缺乏,像没有顶的房间,在公共和私密空间之间转化。院落的形态遍及岸和郎的作品,它是作为对德国著名建筑师密斯和传统日本城市住宅的参照,而不仅仅是对日本都市的拥挤和污染(视觉、听觉及其它)的合乎逻辑的反应。
 
  所有通常的功能(厨房、餐厅、起居室)都包括在一个4.5m高的体量里。没有结构承重墙体,独立纤细的钢柱承载屋顶的重量。这是一个严格、精确的空间,白色墙面完成了抽象的围合,加上磨光陶瓷的地砖:一切都是光亮的和反射的,凝聚了建筑师对于天空/水面、室内/墙外等关系的思考。建筑师把自己的任务定位在组织和形成空间上,空间和结构实体被细心赋予完整的秩序,甚至阳台的使用也把住宅带进这个建构的秩序中。相邻的一个花园相比之下一定是无组织的。但自然仿佛也在诙谐地提示人们自由和闲散的乐趣。从这个房子可以看出城市住宅内向性对于现代主义空间观念的改造,住宅不再是向周围环境开放的,甚至排除了窥视的可能——建筑外围几乎是完全封闭的。
 
  与早期现代主义一脉相承的是,岸和郎在这里仍然希望建筑的外观材料能够反映内部空间的状况,但是不难看出每种材料被拼贴在那里正是反映出对应的内部功能。住宅主要依靠内院强化了内部空间的功能需要。这一点似乎与日本另外一位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有些类似。安藤在他的早期成名作“长屋”之中也在起居空间和卧室之间设了一个无顶的内院,一个廊道横跨其中,下雨天你从卧室走到客厅也需要打伞,建筑师认为这样使居住与自然建立了联系。类似我们说的天人合一。但从某种程度上这也可以理解为现代城市的悲哀,在城市只留下平庸乏味的上下班经历时,建筑师退缩到建筑内部,面对坚冷的四壁冥想所谓自然和人生。岸和郎在深谷市住宅的内院里加上了游泳池,加上了半透明的外墙,并且使用了多种材料丰富视觉,从而改变了安藤那番苦行僧般的追求,为生活增加了欣欣然的亮色。时代变迁,拷问和抚慰一再轮回。
 
平仓直子设计的常盘台住宅


  平仓直子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常盘台住宅是在典型夹缝中设计的,建筑师考虑的是一个家庭在居住过程中形成的生活圈以及生活方式与住宅本身的协调。同时也考虑创造一个在周围区域的变化中保持稳定的环境。高于路面的花园和现有的植物都被保存下来。封闭的立面对着西侧喧闹的马路。为了把这个家庭的历史传到下一代,老房子作为一面墙保留在东侧。由于东西两侧必须封闭,所以南北方向就尽量开敞,保证通风和采光。两道裂缝穿过管状空间,在室内环境中起到重要的作用。第一道裂缝由地下室经过一层的公共房间到二层的私密房间,包括透光的玻璃地面和通风井。第二道裂缝包括竖向贯通的空间(楼梯间)和有植物架的私密凉台。
 
  这个设计采用的是薄壳预制混凝土结构,在空间里消除了框架梁柱,裂缝介入其中,混凝土结构也尽量表现薄和平面化,与其它材料相协调,使空间呈现出简洁和极少主义的趋向。平仓直子减少了对细部的强化并限制各元素所聚合出的某种“典型”情境,他没有把一种特定的生活方式投射到空间中去,而是通过光影的选择和内外的交错,创造了空间的弹性。
 
  虽然这个设计仍然强调内向性,但与上面的岸和郎不同,在内部,平仓直子并不明确区分室内和室外,两者作为平等的空间层次。室内的某些地方,天花地板和墙壁都是用半透明玻璃围合而成,与室外天井四面透亮的感觉类似,因为它们都是在同样对于缝隙的思考下得到的。从外观上看,每一个层次(缝隙)由相同的材料围合,立面上每个层次相同的等级,岸和郎用不同的立面材料暗示内部空间,而平仓直子似乎让材料与空间通过一个确定的概念得到统一。两种取向都追求建筑内外视觉的真实,这与国内某些建筑设计、室内装修中存在的非功能性的装饰做法不同。
 
  国内住宅开发在“大盘时代”的驱动下似乎无暇顾及上述夹缝设计,我们的城市也在强调“大气”的呼声里淹没掉居住方式的多样性和细腻的体验。遥想起许多中国民居是主人自己营建,精雕细琢,从品质到性情都是独一无二的。如今的社会条件下,住宅多样性已经简化为开发商要求建筑师多设计几个户型。其实应该看到,文化的独特性总是可以给住宅产品提供丰厚的附加值。
 
坂茂设计的家具住宅


  坂茂在材料和结构方面的试验似乎是抓住一点不计其余。他设计的家具宅用工厂预制的、与室内净高相同的家具单元作为承重和空间划分的元素。与现场装配的家具相比,这些单元在工厂的完全机械化控制的条件下,能够达到更高的质量。它们同时作为家具和建筑结构本身,降低了材料和劳动的耗费,缩短了现场施工的时间,节省了相当一部分造价。这些家具单元的位置关系考虑了房间功能和结构的坚固。工厂预制家具的运输也比单运各种材料要有效。一个单元约80kg重,工人就可以较轻松的搬动,而且它可以自己稳定,比传统的墙板在定位和安装上更方便。坂茂强调建筑结构的产品化,它根据每栋建筑有灵活变通,但与伊东丰雄相似,空间比结构被动,空间内部与外部的关系也单调一些。
 
  在关心社会问题和专业技术问题之外,还有些年轻建筑师显示出对于“空间意味”的深思熟虑。

  下面两个在郊野建的房子里,人们可以不必面对在城市中的拥挤和繁杂,也不刻意强调建造过程和痕迹,而是专注于住者与山水林木天空大地的关系。人在房间中运动、在院落中停留时会不经意地瞥见外部景观,进入设计师斟酌良久的某种情境,似有几分禅意。
 
 
西泽立卫设计的周末别墅

  从东京乘车经过两个小时的高速路就可以到达西泽立卫设计的周末住宅。业主的女儿是个艺术家,他希望在这个周末住宅里,他的女儿能够展览作品。另外,基地周围比较荒芜,出于安全的考虑,建筑很少开窗。西泽设计的是被四周的墙体包围的带院子的住宅。在这个设计中,尽管建筑是封闭的,但还是希望使它尽可能的轻。在与结构工程师讨论之后,确立了2.4米的平面网格。这个结构系统里,墙和屋顶都在工厂预制并以板的形式在现场拼装。外墙抵抗横向风力和地震力,而网格中的柱子承担竖向荷载。通过清晰的区分力的传递,充分利用不同构件的承载能力,产生了物理和视觉意义上的轻型结构。

  这个房子似乎可以归入“新匀质空间”的类型。所谓匀质空间是指建筑物中结构元素(柱子,梁等)整齐划一地排列(通常是正方形网格),空间不进行明确的划分,高度上也无需变化。早期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密斯·凡·德罗曾经钟情于此,想借工业化大生产之力完成对于空间的大一统。密斯认为匀质空间可以让不同的功能混合相处其中,哪怕是由于某些行为私密性要求而不得不做一些隔墙,那些隔墙也一定不能隔死了。但实际生活中有一些房间必然不能开放,比如厕所或是博物馆的储藏室,密斯的折中办法是把它们放到半地下层,使地面层保持通透。
 
  西泽立卫使用了柱网支撑屋面,开辟出下面的匀质空间,但毕竟完全匀质的内部是简单粗暴的,而对外完全通透意味着交流是单一浅白的。
 
  西泽留出了无顶的房间作为内院,在内部打破匀质;在外围他又设计了可以整片开启的墙,强调封闭和开放的戏剧性变化。在密斯的匀质空间外围通常是落地大玻璃,西泽也在室内与内院之间使用了落地大玻璃。密斯强调玻璃的完全通透,这个材料趋向于消失,匀质的室内空间在概念上与室外环境空间趋于接合、一致。西泽立卫则要微妙地打破匀质,大玻璃不意味着完全通透,玻璃表面轻微而有些迷幻的反光是关键。反光是由室内室外,背景明暗的变换引起的,反光也表明玻璃物质性地存在着。
 
伊东丰雄设计的铅住宅

  铝住宅是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在东京设计的一个私人寓所。用加肋铝板作为地面和墙,铝合金型材作为其它结构要素,意在创造一种其它结构难以达到的轻盈的空间。分析铝的特点之后,建筑师主要关注两个可能性:第一,因为铝不同于钢,没有锈蚀的问题,用铝作为框架结构、墙和地面时,它也能成为暴露的面层材料,从而达到结构和面层的统一;第二,因为铝型材断面的可塑性很好,能够精确地铸成复杂的断面,建筑师尝试在材料断面的形式中合并不同的功能,例如柱子可以同时作为窗的外框。结构与窗框及室外元素合并之后,结构的表现就变得模糊,典型的各种节点在这样的思路下也会变得不清晰。先进的科技、高度的精确改变了通常的感知,节点不一定只完成单一的功能,而是包括不同功能的相互协调与结合,使建筑更接近工业产品。在结构方面,建筑师考虑的是如果荷载通过面分布,而不是强化某些特殊的部分,那么整个设计会产生轻盈的感觉,会使单个的结构元素更加纤细。
 
  从每张照片上我们都可以看出那些梁柱板直接暴露于外,成为重要的结构和视觉元素。这种对于结构的倚重是建筑师的传统趣味,相比之下,空间则是由结构开辟出来的,是从属的。

妹岛和世设计的森林别墅
 
  妹岛和世设计的森林别墅位于长野市辖区内,距离东京两个小时的车程。业主是一个画廊的主人,这个住宅被要求设计成带有居住空间的工作室,还包括艺术家作品的展示区。进一步的要求是:两个卧室,一个有良好景观的浴室,和从道路到住宅的机动车道。地段位于森林中间,四周树木茂密,难以辨认地形,大树遮蔽了日光,也使辨认方向变得困难。设计师选择了圆形作为别墅的平面,这是对上述方向一致的匀质自然空间的有效回应。两个钢筋混凝土圆筒墙体构成结构系统,内部的圆环是偏心的,最终形成一个圆形空间和一个圆环空间。中间的圆形空间是工作室和展示室,有天窗提供丰富的自然光照明。圆环空间是主要的生活空间,包括厨房、餐厅和卧室。
 
  在剖面上,屋顶坡度方向与地段坡向相反。混凝土圆筒墙体上的一系列洞口仿佛大小不同的镜头光圈,为室内提供照明和森林中不同角度的景观,两个混凝土圆筒墙体围合了圆环空间,暗示了无尽的循环,提供了完全不同于在通常封闭静态房间中的感受。
 
  妹岛和世在伊东丰雄的事务所工作过,受到伊东丰雄的影响。但在森林别墅这个作品里,她却展现了自己独特的一面:循环运动中,结构和空间达到弹性状态,两者都没有成为强势。一方面作为结构体的两个圆并不同心,使得结构的秩序不是四平八稳的,避免了死板强硬。另一方面,两层圆筒被不同的景窗贯穿,甚至有的体量夸张任性地凸出在圆形结构之外。暧昧温和+夸张任性让人不由得想到建筑师的女性身份。虽然难以断言女人应该做什么样的设计,但以此参照看出男人那种“强建筑”的偏执还是不难的。事实上,可以说日本建筑在许多方面已经显示出女性化的倾向,那些细腻的材料表达、明艳多变的色彩以及空间中容纳多种趣味都由女人而起。应该感谢女人们,在建筑设计这一男人成堆的圈子里她带来了新鲜的创意。
 
  这两人对于“空间意味”的探求在日本建筑师中是较为少见的。与上述关注材料和建造技术的建筑师相比,关注空间意味的建筑师为了实现在某个场景下的形式设想,常常冒险尝试不成熟的建造技术。妹岛和世设计的一个媒体工作室曾经出现漏水的棘手问题。这让人想到,现代主义早期大师之一的勒·柯布西耶设计的那些当时极为新颖的钢框大窗户曾经也因为漏水锈蚀影响使用。空间和建造技术都是不可偏废的课题,需要过人的想象力和经验才能保证两者的均衡。
 
  六个住宅六位建筑师只是日本新住宅设计实践的一个缩影,横向比较可以略见某一时刻的局面;纵向比较意在梳理历史脉络,揣摩未来动势;联系中国当下现实,也许能开启思路。是为本文宗旨。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现有评论 0条
最新相关文章
·美国奢侈住宅推崇“高端家庭概念”[2006.2.6]
·现代住宅 自闭还是自省[2006.1.19]
·未来住宅[2006.1.13]
·20年欧美住宅的三大变化[2005.11.29]
·乡土中国的现代化[2005.11.7]
·沃佐科住宅87变100[2005.11.7]
·欧洲的主流住宅[2005.11.3]
·MR.Young的住宅[2005.11.3]
·生态节能住宅整合设计[2005.10.27]
·如何识别节能生态住宅[2005.9.28]
·走近扬州盐商大宅[2005.9.21]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