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艺术网 -> 建筑评论
 
黄居正:勒·柯布西耶建筑起源的追溯与原型的展开
 
http://www.aaart.com.cn/cn/critique 2013-5-6 15:56:44  来源:华太建筑 作者:
 


  

时间:2013年3月29日14:00-16:30


  地点:华太设计工场


  主讲人:《建筑师》主编、知名建筑评论家 黄居正先生


  参会人:中联环设计、三磊设计、还有新浪,搜房,焦点房地产网,建筑技艺,建筑杂志,建筑英才网、筑龙网、安家、UED、北京工业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


  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非常有幸请来了黄居正老师给我们做主题为勒·柯布西耶建筑起源的追溯与原型的展开这样的报告,黄老师大家搞建筑都比较熟悉了,就不多介绍了。今天来参加这一次论坛的还有不少嘉宾,有我们建筑同行,建筑师中南海设计老师,还有新浪房,搜房,焦点房地产网,建筑技艺,建筑杂志,建筑英才网等媒体朋友还有安家UED等等媒体朋友都来光顾我们的讲堂。

 

  今天还有不少的建筑同仁和学子,也非常欢迎你们,还有中国华太设计微博参加讲座的同仁们也一并欢迎。今天的流程是先由黄老师以勒·柯布西耶为例来讲述建筑起源的追溯和原型的展开,将完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跟黄老师进行沟通和互动。这个活动过程中也欢迎大家微博互动,也可以@华太设计,还可以有UED建筑设计,或者是新浪房产,还有建筑畅言网都可以。

 





  黄居正:谢谢华太设计的邀请到这里做一个讲座,也欢迎各位来宾。大家都很忙,我转了一圈都在帮着手头的工作,我今天的讲座不太可能对大家的设计马上产生实效,但是希望通过这样的讲座让大家能够把脚步给慢下去,所以去思考建筑应该究竟怎么做。这个题目是我在学校里面讲课一部分,当然在学校里面这门课时间会特别长,勒·柯布西耶我会讲十个小时,他给我一个半小时我会尽可能快的讲。其他话就少说了,马上就开始。

 

  对于勒·柯布西耶大家肯定是非常熟悉的,在学校教育中间会碰到它很多理论也好,思想也好,作品也好,相信对它都很熟悉。所以在第一部分要稍微讲一下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研究勒·柯布西耶,勒·柯布西耶在1965年到现在去世有半个多世纪,他当时面临的社会状况和我们现在有很大的不同,为什么还要研究,还有那么多你到国外去看看查他的书会超过任何一个历史上的建筑师,我一直说勒·柯布西耶是文艺复兴以来,500年以来最伟大的建筑师。我用一段话概括一下,借用哲学家形容就是所有现在建筑都是勒·柯布西耶做的,我相信这个话有一点冒进,但是中国现在大的工艺在国外看不到这儿壮观的形象,在中国外立面还没有封顶的时候看看那个建筑的形体,实际上就是勒·柯布西耶在1914年所创造或者是所发明的体系各种的翻版。

 

  在我读书的时候80年代初那时候有一场跟现代建筑非常轰轰烈烈的批判,在批判过程中间当然主要是针对现代建筑的千篇一律,说没有人情化,但是回过头看现代建筑所走过的历程中给现代建筑如何再认识,这是有一段话我觉得这一段话特别的精彩,如果短短分析的话在北大花了半个小时讲这个话,我现在主要是讲看现代建筑如何是从图象学和研究方法,而不是看成过去只是简单的技术或者是材料,一个新的表达。应该把它回到当时社会状况中去看它这些现代建筑大师所面临的问题,以及他们如何思考和他们所产生的形式、语言、空间所表达出来的内涵和意义,这是应该去关注的。不仅仅是看他们一种表现得东西。

 

  勒·柯布西耶对于建筑界的影响是巨大的,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代建筑师都从勒·柯布西耶的作品里面吸取丁点的东西就可以成为大师,刚才讲科林罗歇都是从勒·柯布西耶那里找到一点对建筑的理解,发展成为了当时所谓白色派,五个人成了那个时代所谓的建筑大师。还有一位比较比他们稍微早一点是布拉尼也是受勒·柯布西耶的影响,读了勒·柯布西耶的《走向新建筑》这个书受到了触动,开始探索现在的道路。它的基本构造、结构你看看横向是水泥板,像三明治似的,一层夹一层,中间是像水草式立体的还有一些电在这里面,这就是典型的柯布多米诺的体系,我查了资料日本建筑师在阐述自己作品的时候是来自于柯布多米诺体系对它的启发。在瑞士非常著名的古人工作室还是在住宅中间非常有影响力的作品,这个作品平面布局也好,还有单体门户型设施也好都是来自柯布40年代末在法国南部所做的探索性设计。当然还有更多建筑师就不去讲了。

 

  可以说每一代建筑师都从柯布获得了很多的灵感。


    第二个问题谈一下柯布的起源问题,柯布来自于什么地方,这里面包含两个问题。一个是柯布如何思考建筑的起源,第二是柯布名称的来源。对于无论是社会领域还是政治领域,还是经济领域,还是艺术领域,还是建筑领域,当你每想前进一步的时候往往都要往后退一步看看我们的祖先,我们的先人干了一些什么,我们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比如说乌托邦,所有的乌托邦设想都有一条隐秘的道路通向远古社会。还有艺术的故事是讲艺术史,各种传统都要在不断的迂回,不断改变的历史,都是要通过回顾过去才可以找到未来。必须要从习俗和制度层面反思建筑,这个问题可能从字面上不太好理解,我稍微演绎一下,我记得罗忆康给留学生上课的时候讲过的一段话,大概意思就是说他给学生讲你设计一个学校,最初怎么样去想,可能我们一般做一个学校画泡泡图,看看什么样的功能,再查查别人是怎么样设计的,我们稍微挖一点过来就可以从那开始。罗忆康告诉学生们说你必须回到教育最基本的起源,比如说他举个例子说想象古希腊的时候苏格拉底怎么跟学生当然他是非常自由散漫的教育家,他会在路上截一个人问七问八的开始传授他的思想。他也经常会在大树底下跟一帮年轻人探讨问题,。罗忆康就跟同学们讲建筑体就是来自于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从一问一答这种形式,你做一个设计,你做一个学校应该回到从最基本行为方式的里面去才可能发现,才可能找到你真正要走所谓做设计的源头。

 

  在我们印象中间柯布是一个跟传统断裂一个建筑师,是一个颠覆传统的,在我们印象中是如此的。但是是不是这样呢?我们在那一本最著名的书里面《走向新建筑》这个书名是翻译过来的,原来柯布写的时候是叫《走向一种建筑》在目录里面可以看一下第一章当然要跟时代呼应,那个时代是大机器生产的时期反对教条式的教育,要向工程师学习,第二个章节就开始讲平面,尤其是平面是教育中间最关键的,当然更不用说是基准线,基准线在西方的建筑,传统建筑和古典建筑最常用的手法,又回到古典方式中去。

 

  第三个章节又回来了,又回到当时对于一般普通人对于机器时代的认知,就这三样东西,轮船、飞机、汽车,第四方面又回到了所谓的古典主义的思维模式里面去。所以从他的目录上面看,柯布不是一个完全说要跟古典,跟传统断裂的,可能语言会这样但是在他思考深的层面上始终跟古典是离不开的,或者是可以讲在他每一个考虑的比如说后面我们讲的大家非常熟悉的古典,每一点都有一个参考点。这个参考点就是古典建筑里面一些手法,都是不断的修正或者是对抗传统的东西。

 

  稍微介绍一下柯布的出生地,大家印象中间他是一个法国人,但是是讲法语的,出生的地方是在瑞士的纳萨泰尔(音同)地区,其实这一块地方有几个特征,首先祖先的祖先大概是在16世纪,1517年马丁路德的时候是在法国的南部这一块地方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信教,跟天主教之间发生冲突,他们这个教打不过天主教就逃到了纳萨达尔地区,定居了很长时间,形成了这个小镇,因为信了新教,就讲新教这些人的性格,比如说比较严谨,比较拘束,比较节俭,所以资本主义在英国的发展在美国得到一个更大得释放,他们就是具有这些精神的人在瑞士大家都知道瑞士的精工,制表是非常好的,这一块拉夏这个小镇成为制表业一个非常大的重阵。那种严谨的精神也是培养柯布在从小接受教育到工业学校学习,跟他都有关系。

 

  另外一种就是地形是一个广阔的森林地区,这种地形对他的影响也很大,只要有权力去选择基地的时候通常都会选择这样的基地。题目是关于建筑起源一定要谈起源的问题,跟传统建筑跟我们所谓古典建筑逆转性的不同就是顶层架空,二层三层在上面,而它把底层给释放出来,用支柱来支撑,这来自于什么地方?当然从更大文化层面上讲实际上是柯布因为我们刚才讲了它的祖先是法国南部靠近地中海,地中海文化一直在柯布的脑子里面是认为自己是属于地中海之子,而且朗德杜克地区有一个非常大的城市,马赛,这个马赛是在古希腊的时候是马赛利亚,是古希腊很早的知名地都是受到很强希腊文化的影响,柯布对这种文化有一个天然的渊源在里面。当时他去德国去找赫夫曼,为什么没有留在德国,他认为德国是一个北方,在古罗马的时候是属于蛮族,他认为是哥特式,跟他的性情是吻合不起来的,最后还是选择了到法国定居,在法国开展事业。

 

  第二方面有一个60年代苏伊士高工写的利用了一些考古学的成果比如说在里面讲到当时在1860年左右瑞士考古学家在纳萨泰地区有一个湖,那湖上考古挖掘出来一些史前的故居,非常像我们熟悉的南方的斑斓式住宅,当时的一些瑞士的画家开始画了一些想象的图,同时在1860年在18世纪的时候又是一个欧洲原来没有独立的民族或者是原来国家意识不强的国家开始有国家建构的时候有创世记传说或者是多英雄多伟大的传输,所以非常需要这些资料。这一张图也是柯布给自己加强一种意识,在其他地区比如说非常广泛的意大利北部,瑞士中部还有在利比亚半岛甚至在爱尔兰挖出类似考古形式的东西。发现当时相类似这些住居形式的人其实都是一种人,就是海尔特人,当然现在是在爱尔兰和苏格兰北部。所以柯布这个民族跟意大利地中海因为在西班牙古希腊的时候在西班牙就是现在的巴塞罗那也有渊源,柯布认为跟这些更亲近一些,所以在他的作品里面往往体现的是地中海古典的东西。包括他当时设计了一个规划,我们可以看到当然在刚开始提交这个规划的时候隐去了他的来源,后来在一本书里面写到实际上就是考古挖掘的柱桩。

 

  这最后一个房子没有完成,是威尼斯医院,大家可以去看柯布全集里面,跟城市关系上讲当然是一个自由成长,所谓地毯式的平面图,跟威尼斯本身,威尼斯跟其他大城市不一样,跟巴黎所谓的集权主义城市不一样,是一个自由发展的城市,所以平面也是呈现自由发展的形式,而且在顶上是病房,采光方式都是非常有意思的,总而言之,就是在它从最早最末的房子比较晚期的房子都体现了早期的他家乡考古挖掘所接受的文化对他的影响。所以他的同乡罗索就是谈《语言起源》问题的,对他都有影响。

 

    第二个问题还要谈一下围绕起源问题一种策略。这里面当然是跟他的旅行有很大关系,他在1907年拿到第一笔设计费,就做了一次旅行,那一次旅行局限在意大利地区,但是在1911年做过一次非常大的旅行,花了6个月时间,后来在他去世之前开始印出书出版。我们现在也翻译过来叫《东方之旅》,在这个过程中间通过柏林开始,通过东欧、中欧、最关键的点就是在几个地方,意大利,法国,在这个中间有非常张扬不断在他的著作里面表达的,不断讲这个东西对他影响多大多大。我们先讲表现的非常强烈就是雅典神庙,为什么对他的影响,他花了非常多的笔墨对它的了解,因为当时要知道现代建筑跟所谓腐朽的走向教条的学院派之间斗争是非常强烈的,柯布要找自己的根源,而且这个根源是没有办法攻击的,就是希腊的建筑,对西方人讲西方人是来自于希腊文明,因为它在里面是反复宣言雅典如何正派,而且跟奥古斯一块去的,始终是在宣传那一种心情。在他《走向新建筑》书里面也可以看到对这个神庙的探讨,包括作品全景在里面大概是出了57本书。很多书的排版都是他自己排的,《走向新建筑》也是他自己排的,他在排这个图的时候是有考虑的,不是说随便排的,因为他是一个新教家庭出身的,对于事情非常的严谨,甚至有的时候编偏执的程度。

 

  在排版的时候你看它横向跟纵向的,刚才讲的这是雅典为什么放出来是别人没有办法模仿的,要告诉你学院派为什么进化到我们现在的建筑,1907年的汽车跟1921年的汽车不一样,肯定是1921年比1907年要先进,所以我现在的建筑比拟学院派的建筑更先进,他们都认为艺术是有一个从出生到盛期到衰亡的过程,雅典是一个鼎盛时期的东西,是进化最好的东西,这是横向的看。

 

  竖向的看他认为所有的东西不管是建筑还是机器其实都可以在一个层面上看,前一段时间我看过一个片子讲修复卡迪农神庙的,这个柱子上面要跟柱顶很好的吻合,所以是一个非常精密的过程。这个精密过程跟汽车是一样的,汽车齿轮要是不合,咬不到一块就没有办法走。在所有物体里面都存在着一个东西,这种东西是什么?我们再考虑一下。当然他去神庙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佛洛依德跟父亲闹别扭带着书童也去了这个神庙,他也是感受到强烈的震撼,我记得他说一句话,他说没有想到卡迪农神庙真的存在,这一句话是对的,但是在佛洛依德的意识里面他认为是书本上讲述的传说,但是他眼见的时候对他的震撼也是巨大的。

 

  如果说佛洛依德在卡迪农神庙发现的时候所有自我、本我,柯布在卡迪农神庙丢失了原来那个人,那个人叫艾德华,找到了这个勒·柯布西耶这个名字。当然柯布看这个建筑并不是在这里面受到了感动,他跟一般的历史学家是不一样的,历史学家可能关心这个建筑由谁来建筑,在公元前470前还是440前,究竟那个时期他们更关心这个。而柯布对他来讲最关心不是哪历史时刻是由谁建的,而是这个建筑根源性的意义。就是在这个建筑上面发现同时等我自己设计好的时候也可以把这个根源性的意义在建筑里面不断的重复,不断的反复,这个过程对它来讲是非常有意思的建筑。

 

  稍微再回过头讲讲,刚才讲了在他非常强烈表达是雅典的,但是隐匿性的基本不谈很少看到他谈东方文化对他的影响,那就是在伊斯坦波尔,在他的作品全景里面刚开始有的两张图。一张他的用笔比较强硬,非常的严谨,一丝不苟的描着那个实体,而到了意大利译笔草草,觉得了然于胸了,这当然是他对意大利非常熟悉了,这时候是比较陌生的,但是他对这个东西非常感兴趣。所以东方文化比如说在中东地区,伊斯兰文化发现在后面建筑里面用他自己的图象表达出来,他要是从伊斯兰可能那一帮人就会把他打倒。

 

  刚才讲所有的事物不管是机器还是建筑里面都有根源性的意义,都有本质性的存在,这个存在是什么呢?就是几何体,无论是走向新建筑还是什么里面就是画了一张图,这是犹太人的神庙,在那时候没有后来的皮尺,有丈量的工具,那时候没有工具就是用你的步伐用你的走,用你的手掌来确定建筑的尺度,各个部分的尺度,这是最关键的。所以对他来讲,这个东西是建筑最本质的东西,这是根源性的东西存在。在西方几何学其实是大地的测量,如果大家对古希腊比较感兴趣可以反复探讨当时城邦之间打仗,斗争都是为了土地,几何学就是在那时候逐渐逐渐的发达起来。当然对这个来讲,后来可以看到他用很多所谓立方体或者是圆柱体不仅仅是考虑的比例,其实更多是考虑跟我们人的身体一个关系,所以建筑跟身体之间的关系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比较。所以二次大战以后会有黄金分割,直角微线,犹太神庙和雅典神庙在他眼里都是第一所房子的概念。这是对历史一种表象的思考,在起源里面谈到几何是怎么样产生的,不是说这个几何是苏格拉底发现的还是谁发现的,而是回到顶上考虑几何是怎么样发现的,几何是大地测量中发现的。

 

  为什么要追求起源是面临到危机,看到了当时什么样的态势走向一条不归路,所以要去思考这些问题,要追究建筑中所谓的秩序,当然这些东西不光是在柯布时代,当历史每走过一段历程,经过一百年,两百年走到一个在西方文艺复兴开始走到了洛可可,这些建筑师就会取消,因为建筑师要那么多装饰吗,这些人就要回过头去想建筑的起源,建筑是从哪来的,18世纪有一个不是搞建筑的,是一个神父,这个人对建筑比较感兴趣,在建筑评论上写建筑的起源是来自于亚当夏娃盖第一所房子,就是拿树干搭起一个框架,上面屋顶再覆盖上树叶,建筑就是这么来的。为什么要那么多装饰呢,没有必要。还有其他一些建筑师,建筑理论家总是要回过头思考,不断的回溯建筑的起源问题,重塑建筑的历史才可以重新出发。

 

  比如说像日本,这是一个人类学的角度来讲的,也是不断思考这个问题。比如说他们衣食行社在新的基地上重新盖起来,但是不能走一模一样的业态,其实就是不断的促使他们民族不断思考这种形状,这些形状是来自于什么地方,都来自于以前的苏格兰把这个水稻凉干的形状,就是不断的回到原初的生活中思考他们民族的出身,他们人类的起源等等这些问题。

 

  这是关于起源的问题,这是刚才讲柯布是在雅典神庙里面发现了自己一个新的姓氏,勒·柯布西耶这个名字是他母亲家一个姓氏,原来是勒和柯布是合在一起的,后来柯布把这个分开了,就是转化转型转一个方式。

 

 


 

    第三方面讲一下关于原型的想象与展开。对于一个好的建筑师讲,我们经常会谈到前两天伊东71岁拿了奖,前面一段时间没有拿有一些议论说是不是因为他太多边了,变化太大了,不断的变,所以他拿不到。而今年拿到了什么说呢,我是认为其实仔细去研究一下伊东的作品,其实变则是一个表象,在他深层中间还是有一个不变的东西,从早期的银色小舞还有他做的一些展览都可以看到本质的东西,对于建筑师讲在你一辈子设计生涯中如果作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应该是可以发现或者是你可以找到一个原型。柯布所有作品从他早期当然在他家乡的习作去除,后来到法国以后白色和他后期的时期仔细分析他的作品里面都有两个原型的存在。

 

  这个原型其实是他在不断观察事物,比如我们刚才观察雅典神庙还有观察机器,还有海滩上冲来的朽木或者是大自然中间一些东西,在通过观察过程中间他去慢慢形塑自己的原型,所以观察对于一个建筑师讲是非常重要的,他讲观察不是发现而是一个创造的过程,其实这是一个塑性的过程,是对艺术家讲是重新塑造一个事物的过程。

 

  我们去看也不是光带着眼睛,是要看到这个象,西方一个研究者普拉托对柯布印象非常深,去看柯布到法国1908年在佩雷说我在你这工作只能是半天工作,半天要学习,佩雷答应了,半天就到图书馆看书,研究者就去图书馆看他当时一些借的书,发现柯布最喜欢就是普拉托的理论和想法。柯布一开始到法国跟一个画家经常在一块,两个人没有事要闹闹事,就把矛头对准了立体主义,对准了毕加索,他们叫纯粹还做了一次展览,在展览之前他的作品不够,当时画了下面这张图,柯布的眼睛不太好,左眼睛视网膜脱落,他画这一幅画不是对照一个具体的实物也没有想把这个实物用画面表达出来,而是前面讲的普拉托的理念的形式。这种所谓的东西是他们讲的纯粹主义,就是反对所谓立体派,他们认为立体派的东西太装饰主义了,就是要物体最基本的形式,所以方式他们就是以最基本的形式。通常绘画所探讨的一些问题都会在他建筑过5年,主要是间隔5年在建筑里面出现,通常对于一般建筑师讲则是一个表达自己的艺术,是为了好看,那真正能够把绘画跟建筑结合起来在现代建筑师里面也并不太多。但是柯布绘画的程度显然要更高。

 

  这一张是到1930年我拿了两张照片,这是特意翻拍下来的,要仔细看一下柯布画的照片为了强调画面的风格在建筑里面要强调出来,要伪造一个面严格的分界线,在他的绘画里面跟法国这个画家在这一张画看到两个人都是在讲所谓的纯粹,但是还可以看到一点传统的影子,虽然有压缩所谓的传统绘画前景中景和远景,但是还可以看到一条中心线,这对比关系前后是有空间存在的,把所有的线条都搅在一块,每一个线条表达几种东西,空间是结构的压缩,其实是把他在这个绘画里面去要探索最后建筑中间的空间问题跟墙的问题。这是他画的,后来就去研究绘画和建筑之间的关系发明出来所谓的现象统一性和物理统一性,这是两代人之间不同的观点,这个问题不去多讲了。

 

  最简单就是他是讲空间前后相互穿插,在绘画里面表现了所谓主题关系,这有两个层面的,一个是这个方向的,从前面到后面一个是从顶层往下纵向的都存在一种模糊的关系,这个问题不太好理解但是简单一下物理统一性就是材料统一性,例子就是(英文)因为后面是大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模板,这是比较浅层次的设计手法。而柯布是一种隐匿的空间深度,空间的模糊性矛盾性在里面,他认为柯布的东西才是真正能够代表当时现代建筑发展的最高成就。

 

  当然要去谈这个问题可能不太好理解,我用我自己理解的去表达,我的理解所谓的统一性灰色这一张图空间是一层一层渗透进去的,可以意识到空间在这个平面里面往前推进,当然推进的方式可以从几方面,比如说这个平面上有这样一个窗户,可以意识到后面一定是有一个空间存在的,有两片墙竖起来,还有同上面看下去挖了一个洞,就是不断有空间的模糊关系,在这个建筑纵向的表达。但是我的理解可以拿雅典学院,我们最古典一点透视,中央一点透视,你看它每一个层面比如说这两个人在一条线上,后面苏格拉底又是一条线上,后面亚里士多德又在一条线上,可以用一张张纸插进去,这形成了空间的存在,但是不光光是这个所谓的透明还有是不能穿透的空间关系,不能穿透就是他在里面有一些竖向的,打散这个空间方向的直通性,本来可以直接看到后面的,但是拥有斜的物体的存在把这个空间含糊了。这个手法是来自于文艺复兴之后那么一点点时期,把这两者结合起来便成了所谓的透明性,这个问题不去深谈了。

 

  在柯布时期里面大概是分两个时期,一个是所谓纯粹时期,大概是从1920年到1930年左右,在纯粹主义时期跟两个东西所谓它的原型最有关系,一个原型就是1914年发明的多米诺体系,这个多米诺体系可以影响几千年建筑的发展。但是我们不能把多米诺体系仅仅看成是一个结构体系,好像是六根柱子衬托出一个平台,实际上柯布在思考的问题就是这种结构是成为他组织形式体系一个基础,在这个层面上才可以发展他的空间,他的东西同样来自于多个方面。在佩雷哪学习,在图书馆读的书但是他还有在佩雷法国那一套体系,他认为结构发展是建筑发展最根本的因素,从艺术史或者是传统的建筑史讲不会承认这样的,里面会有很多在艺术史里面有很多人说技术是艺术发展最基本的动力因素,往往会遭到很多艺术史家的评价。比如说郑伟,精神史,文化史才是建筑发展的根本,这个书非常的重要对后来的比如说对乡土建筑的认识,没有建筑师的认识,对于东方建筑体系和西方建筑体系的平等关系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还有他也同样拿到第一月工资以后去买了法国中世纪建筑辞典,拿这个书晚上跑到巴黎圣母院自己去测量巴黎圣母院,可以看出这个人是多么热衷于建筑。第三是地中海,他在敦煌之旅中间反复发现的问题,对于这个东西我们可以看到多米诺体系是有六根柱子架起来三明治似的,他的空间线是水平面的发展,这就带来了所谓的自由平面的问题,我们现在可能觉得这种司空见惯,可是要知道在那个时期所有传统建筑墙都是固定的,所以在1929年去巴西演讲的时候,画了这么几张图,他称之为是固化的平面,在这个固化平面上窗户没有办法自由的开,墙是必须根据你结构需要,你不能说我这个墙随便哪都可以有,哪都可以没有。所以可以有这种自由平面出现,固化的平面实际上相对就是多米诺体系造成了所谓的固化剖面,还有一个体系是经常使用两体系这是来自于古希腊的形式,这是两片竖墙加中间一个空间。这两片墙中间加出一个两层同高的空间,这个形式不仅仅是来自于古希腊的形式,还来自于堂兄堂弟皮尔两个人,他们经常到一个巴黎小咖啡馆去喝咖啡,咖啡馆的空间形式就是这种形式,他把这个引用到他建筑里面。对于柯布讲并不是说我的语言是来自于希腊或者是意大利,可能是来自于不同的地方。精英建筑或者是纪念性建筑,命名建筑同样是他语言的宝库。

 

    对于刚才讲所谓的多米诺体系就是柱子,梁,楼板,墙之间的关系不仅是柯布时期探索的,柯布是作为一个基础,密斯一辈子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所以密斯从早期到晚期都是讨论这三者之间的关系,也形成了空间从一个巴塞罗那流动空间到精致空间再到国家美术馆所谓古典的空间,这么一个过程,这个过程都跟三者之间的关系有关系。比如说柱子放在什么地方,是支撑上面的楼板是挂在上面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造型空间。密斯是稍微晚一点考虑的,密斯在1927年请柯布而且柯布是很酷的,老是戴一个帽子,拿一个烟斗,穿一个风衣,把自己打扮的像一个明星。柯布拿到这个位置就是在这个地方,是一个最好的位置。后来密斯在回忆录里面还讲到了跟这个小子找了两块最好的地。

 

  他盖这两个房子刚好一个是多米诺体系,一个是所谓雪铁龙体系,因为当时要求都盖成平顶的,后来纳斯上台以后建设的理论师和应用家就是犹太人,伊斯兰人牵着骆驼在这里游荡。这是典型的多米诺体系,这个房子有意思的是当时柯布也是被所谓的现代机器迷惑,说他要把火车车箱的空间挪到他建筑里面,这是很窄一条走道,晚上就可以把这个墙缩小变成是一个一个卧室,白天全部打开。更有意思的是这是一个楼梯,楼梯空间跟书房空间组织在一块了。另外一个房子就是典型的所谓雪铁龙体系,在这个建筑立面我们还可以看到他对主题空间,服务空间一个考虑,就是先于罗忆康几十年,但是他没有把它发展成很成熟的建筑空间主要目标来使用。

 

  第二方面是关于空中的空白,其实这个空白是来自于他对绘画之间对于虚的不同之间物体共用一条线条,对于一些事情的考虑从住宅、到有暗室里面是一个挖空的,这是1912年所谓三百万大城市里面做的理想别墅,每一个单元都有一个空中庭园,再到密斯的时候。从一张面不断的发展变成一个虚空,变成一个空中的立方体,下面是一个虚空的,不断加强对空间的想象能力。

 

  最著名所谓新建筑五点如果没有多米诺体系,是不太可能成立的,但是新建筑五点也是他具体设计手法,这可能大家都比较熟悉了,当然有的人讲比如说为什么要把屋顶改成屋顶花园,把柱子底层是架空的,实际上都是跟所谓都是西方的传统建筑,都是在修整,还是跟传统直接的对抗,都是这么来的。还有后面我们看到横梁窗,是在一个住宅区里面都做成了横条窗,我们是为了适应这个机器时代,机器时代比如说最简单的例子,我们举个摄像机,你要运动拍的时候一般都是平行的,不会说这么拍,是为了适应机器时代的经验。采用横条梁窗,这种特殊的拍法是跟立面特殊的要求是有关系的,在传统西方建筑里面比如说巴厘岛都是垂直性,竖向的。比如说如果在传统房子里面,我人往窗口一站,这个窗口和人的比例是相同的,是完全反映人的,这两个人之间有非常大的争论。但是这个佩雷也慢慢受到柯布的影响,你想在一个小博物馆里面也弄了很多建筑,这个未必会适合我们的使用者,还有它所谓的建筑漫步,曲面墙等等其实都是在绘画中间所去探索的一些东西。包括了里面的分割墙,我们可以看到最早的建筑分割墙有很细小的曲线,但是这个曲线是为了让里面的墙不直接撞到玻璃上,一定要拐一个弯撞到别的地方去,不能说是撞到玻璃上去,所以有这样曲线墙。

 

  在这个建筑里面可以说是它早期白色时期一个代表性的作品或者是集大成的作品,所有前期的探索都在这个作品里面得到了体现。下面我们看到底层架空,这个柱子有两个面是跳出来的,但是在其他两个面是紧紧贴在上面,好像有两种让你如果去现场看的话有那种特别危险的感觉,上面那一层会压踏下面的柱子,我个人觉得这个柱子,我去过意大利很多次,我去看这个也是被这个小教堂震撼了,比例惊人,我去用步伐每一个都去测量了,所有的部分都是有一个严格的比例控制的,部分跟部分之间,部分跟整体之间都是有严格的比例。这个房子当你到跟前的时候一定会被他所感动,当然这几个柱子支撑上面的,上面不是一个实体,上面是一个二层实体的棚子,下面是一个空的。同样这种柱子跟上面实墙面临的关系可以看到柯布跟它之间的联系。这是四个面,当然这四个面从大的方面讲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一定要在这个面上完全是平的。就要让人感觉到这种自由力面,水平长窗是为了表达薄薄的薄膜,我们甚至在室内可以看到它是有一些其他颜色的。

 

  在这个最后完成作品里面可以看到是为了适合当时的业主有一个理想就是在郊外有一座别墅可以修养,汇合朋友,当时柯布也说是为了所谓西方人比较了解的,古罗马人就是在郊外有一个花园、喷泉和别墅可以会会朋友,抒发一下情感,柯布就是有这样的理想建了这样的别墅。在这里可以看到底层是汽车或者是汽车转弯的半径,到了二层是主卧在这,这是客房,关键是要看一下他的房间布局,他的房间布局跟其他建筑师比较一下是不一样的,他的布局比如说中间是有走道空间,其实这种房间跟传统的80年代盖的所谓的建筑,对房间的理解既有一致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不像是均一的空间也不会是密斯早期那样非常风格派的,不断发散的空间形态,是聚在一块甚至不重要的服务空间会跟主题空间发生一个反转,变成一个非常积极得空间。而那些主要的空间反而变成消极的空间,绝对不是看平面和房间画的草图,这种东西是来自于传统,所以跟其他建筑师有一些区别。

 

  到了三层可以看到原来他要想画主卧,儿童室放在后面,再仔细看一下这好像是很规则的驻网体系,围绕着这个过道放置的,目的是为了让这个过道成为最集中的地方。这个楼梯也是很有意思,原来是竖向的,转了一个角度是为了跟水平向的,这是逐步上去水平向的空间,而这是垂直向的空间之间也是产生一种冲突。在他的空间里面是有跟其他建筑师不同的,还有一点就是空间和空间都有一种物体在哪吸引着你,引导着你去理解它的空间。这一点跟刚才举例子说密斯(音同)的时候没有存在,而且是不会有固定的物体存在,比如说玛丽亚别墅那个顶层大空间是不断吸引你在它的空间里面游走,而不会说放一个物体这是大的物件,这是小的物件在吸引你,在柯布那里的物件都是有吸引你在。卫生间一般意义上要不放在卫生间里面,要不放在卫生间的边上,他拉到这一边来跟柱子连到一块,第二是把工业产品往往看成是一个艺术品,当然这个工业产品是一定要脱离原来的环境,进行一些转化,才可能变成艺术品一样存在。

 

  二层是比较大的花园,这个过道刚才在房间里面,到了二层以后必须走出这个门才可以走上这个过道,在所谓最大的起居室是用了非常大的玻璃来敞开这个空间。我们留一点点印象看一下它的光线,它这个光是表达什么,在这个时期光只是为了表达比如说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朝向,这个朝向上面放这么一个平台是用这个表达他建筑结构的形态,当然这个结构不是指我们一般的结构,而是局部跟局部,局部跟整体之间的组织形式。这都是让空间有整体感在里面。

 

  在这个时期当然他刚才讲是希望把地中海运用在他的建筑立面,他的主卧代入了,上面开一个天窗,男主人和女主人都可以在这洗一个澡,在蓝色的池子里面想象地中海的角色,比较悲惨这个房子盖起来以后因为在巴黎三月份是旱季,10月份以后是雨季,当时柯布用技术解决他房子的问题,但是那时候可能这方面技术还不太成熟,经常漏雨,一到夏天就往下滴水,他的儿子身体不太好,一到这就生病,这一家人基本上盖起来以后没有在这里待多长时间,为我们现代建筑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我们看这两张照片实际上我要说明就是刚才讲的绘画跟建筑之间的关系,一根线共用一片墙,而且是面对两个房间的,比如说他儿子的卫生间,这个卫生间也让客人用,所以把这个浴缸埋进去,在这个墙上让你知道背后有什么东西。这一面墙本身是圆弧形的,这是他在绘画里面探索两个物体如何共用一根线条,把他转用到建筑里面。还有黄金分割比例问题,不去细讲了。

 

  柯布刚才讲了他始终是面对指向所谓传统,所谓的古典,在这个房子里面可以看到这两个房子之间的比较,这是克里洛经常使用的方法,比如说四个立面几乎相同四个立面都是中心性的平面,但是两者之间有所不同,一个是集中性的,而在柯布二层的房间是分散性的空间形态。这两者之间是有一点不同的。在做完萨沃伊别墅以后,对于每一个实体的建筑比如说第一个类型里面就是比较自由的,第二到加歇别墅基本是封闭的正方体,这是一个空间穿透的,顶层架空。到这是把前面三种类型进行一个回顾的集中的,集大成的作品。当然如果是细分的话可以在这四个类型里面,我们可以看到支配这个形态一个是实体结构的,完全把它表达出来一种结构原理,还有在绘画里面探索抽象的形式就是虚构的形态在柱子上面顶了一个立方体。这是第一个时期。

 

 


 

    第二个时期是所谓粗野主义时期,是从1930年开始,为什么会开始这么一个时期,有一个传说因为当时他给资本家还有工人盖房子,盖完房子以后他把这个房子所有的构建都是在巴黎周围的工厂里面生产好,直接拿到这个地方装配,没有让当地的工人享受到劳动的快乐和挣到这个钱,关键是挣到钱,这些工人后来就造反了,占领了这住宅区,结果这工厂的工人两年以后才可以住,所以柯布吸收这样的教训,后来给工人留了一些工作,把这个毛石墙留给当地的工人砌,其他都是在工厂预制的。从这开始慢慢从一个抽象的立方体吊在空中后来扎根大地。

 

  他的绘画通常会先于建筑几年,从这一张画上可以看到这是非常著名的女人,奥萨贝克,当时一些著名的爵士乐者都到了中欧柏林,到了巴黎,当时在巴林也有一拨人经常混进这些酒吧里面。第一夜在那跳一跃成为巴黎的舞蹈皇后,后来柯布去巴西演讲,碰上她,就给她画了这一张画,当时他是其他艺术家的失散的宠儿,还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吗,不是了,显然是一个粗野的野蛮人的姿态。我不是让大家看这个美丽的女人,主要是表达他在建筑上绘画开始探索在建筑立面转型了。

 

  1931年联合投资了一个房地产项目,给自己留了上面几层,加上一个二层平台,这是作为他工作室来盖的。当然周围是一些从立面上是看是非常工业化的建筑,一个住宅。用了三种工业化的玻璃材料,跟周围的建筑显然是有一个非常大的反差,室内我们可以看到毛石墙,采光,在这经常也拍一些时尚的照片,穿一些蒙民的服装画一些画,发表,让大家来买他的服装,而且还可以在这里做一些小的展览,请一些著名的画家再请巴黎的名流律师、医生等等。这房子其实不大,一百多一点点平米,这是在屋内二层通向屋顶的,这里面的家具也是他连哄带骗的说柯布这么有名了,你不给便宜一点,他家里面的家具都是这么来的。

 

  这是餐厅我们可以看到也是拱形的顶,你看到一个设计师在细小的地方都可以看到一个管子出来装上一个灯泡,但是非常有视觉震撼力。我们讲他用一个水盆,工业化的艺术在他的房子里面都喜欢用这个非常大的家具厂,生产的椅子他认为就是一种工艺品,同时有一些不同其他的物品只要是换了一个位置,换了一个场景他就可以成为艺术品,比如说这一台台子,是在医院停尸房看见的,直接搬到他家里面。这时候可以看到有很多一些所谓有机元素在他的,这是一个很小的卫生间,这是一个厨房是为了采访好,挖了一个小小的天井。这个照片也是为了宣传看他们家的厨房多有效果,在1927年的时候有奥地利的女设计师出品了一个法兰克福整体厨房,我们现在厨房都是从哪来了,为了加强家庭妇女工作效果可以清除起来比较简便,比较可以保持卫生,照了这个照片。

 

  在他的建筑里面还有比较小的经常常用的手法,在早期的一些东西艺术家住宅,过道,楼梯和建筑之间本身的关系比较生硬,但是到了萨沃伊别墅里面已经非常完善了,到了后期他不断把这个东西肥大化,他的学生赛特是当时哈佛学院院长在这工作几年,这个房子可以看到这是当时请他去了以后有一条通条横穿校园跟街道联系在一起的,这是苏伊士的艺术中心。这样的手法就是不断把它作为一个独立的物体,而且它这个物体像马塞尔公寓的,大家一般会认为这仅仅是一个消防楼梯,但是消防楼梯为什么会做到顶上呢,可能是在七八层的位置下来,为什么不做到顶层下来呢,其实就是把这个物体作为一种装置的艺术品看待的,在这些建筑里面还有在晚期的时候混凝土的打法,也是赛特不断向他请教的问题,他用一种比较黄色的语言来回答。这个通道不断的在映入,也不断的使用,那一天我在这里面走的时候真正被他感动了,当时这是14层直接有电梯下去了,始终有人跟着你就是拿着枪压着你,这是宗教聚集的地区,你必须坐电梯下去,我说不,一定要走这个,一进去那种光线一下子把你打动了,因为在这个小窗户上面都给你刷成各种各样的颜色,这个光线透过这个窗户进来演变成更加五彩缤纷的,带有神秘的光感都可以在这里体现。

 

  因为前面有三块巨大的柱子一样的东西,这一块过道就是为整个建筑视觉中心和活动中心,很多职员都是在这里聊天和散步等等。还有一个手法是所谓的过道与墙壁,我们刚才讲最早这个弯越来越大,变成整个建筑是曲线型的,把这两者之间刚开始是一个交合的地方,到后来直接穿过这个这也是不断反复使用的组合。在这个时候还使用一些比较所谓乡土材料,就是粗砖的实行还有以前传统民间的建筑设施,像这个住宅用的是当地一些材料,包括施工也是用平板网贴上去以后,瓦就留在这上面。

 

  这个房子是当时对柯布特别敬仰的人,他的女儿要盖这个房子,告诉柯布说我没有钱,基地可以告诉你这周围有什么东西,柯布根据他的表述用当地的碎石跟当地的木头盖了这个房子,这个房子从比例上看跟前面看到的在印度高端法院的比例特别相象,盖完非常好使,非常喜欢。

 

  在这个时期还有动态中的光和影,因为当时有地产公司的老板很有钱想做一个大的规划,这个教徒是以前所谓的圣人,当时没有在外面挖场地,就是在一个平的基地上,而是在一个山上挖出洞来盖一个教堂,光线就从上面通过。这东西实际上如果布拉图一些建筑就知道描述所谓的光影跟一般所谓没有思想的人之间的关系,那光影是隐喻了什么,在柯布的脑子里面非常强烈。在这个时期根据他实际的经验参观建筑之旅过程中积累了一些经验,跟他理念的东西结合在一块,这是在郊外留下废墟的遗迹看到的,看上去好像是透明的,但是实际上是在探索这样的光。

 

  再举个例子,就是他的母亲住宅,可以看到只有60平米的小住宅,但是这个住宅做的非常精彩,一个是小中见大,还有跟周围环境的结合,跟平面的关系,同时这个光还是跟前面我们看到在萨沃伊别墅里面几乎是散漫的光,几乎是表达轮廓的光,这个光有两个时期,这个光是非常清晰的要发展整个空间的形态,清晰化的表达出来,没有一个地方是含糊的,包括从前到后。我们再看荷兰的画家画了一张画,很多地方就引去了,像西方整个空间轮廓性空间结构就不会表达出来,不像那个结构表达那么清楚,这是两个不同时期的。这是属于文艺复兴古典式的方式,这是属于马洛可的用光方式。

 

  廊香教堂我也去过很多次,他回忆他去看这个雅典的时候已经是盖了440多年了,他看的时候好像是刚刚建成一样,好像是一个永世开放得鲜花,虽然建了500年,建了一百年,去看好像是刚刚完成的,同时又是一个跟你很长时间距离的建筑。在后期柯布到哈佛讲课的时候用了他捡的贝壳等等做的研究,把这些东西转化成他的形式语言,同时可以看到这一张图在一个镜头里面做他的模型展览因为一般是拍不到整个屋顶的,这个屋顶是想表达如果对待技术的问题,柯布在萨沃伊别墅里面想用一种现代的技术解决他排水的问题,但是没有解决好。后期完全用一种自然的方式像堤坝式的水自然的流,在这个屋顶上面非常自然的方式放到这里,通过落水管放到下面这个积水池,完全不考虑前面高技术的手法。当然也遭到了别人的批评说你背离了现代建筑的原理,这个建筑跟现代建筑不是一码事,但是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刚才讲变与不变,变还是争取传统古典两个正方形,第二个是他的屋顶所谓现代技术,现代技术他屋顶的结构是像飞机的机舱,他里面的高度又是来自于从古典黄金比例到他直角微线结合起来所产生的弧度,2.26米的高度。当然这个也是跟有机形态并合的关系。

 

  我去看的时候在戛纳还盖了一个房子,关键是他处理地形的时候,这是食堂和宿舍,我们可以看到他把这个屋顶做成一个坡形的,这跟后面一个有机形态延过来有一个山坡,这个山坡的地方刚好是看这个建筑,无论你拍照都是最好的位置,你看一个面是没有办法理解它另外几个面,没有办法猜想每一个面都有不同的场景。这里面的窗,这是巴拉干说是来自土著民族的纪念碑,他的用光跟前面就不一样,不再表达整个空间的结构,为了表达一个清晰空间关系,而是隐去一些让一些东西模糊起来,我们可以看到这上面产生一种隐秘的光,在三个建筑用光几乎都一样,一种是这个光还有这种是上面这种光,这种光主要是为了把屋顶跟墙体脱开,让屋顶有一点点漂浮在空中的,不让它显得太沉重了。

 

    还有一种是边上的像垂直进来的光,一般都是通过这三种用光的方式,还有对于光的运用这是有一个窗户,因为前面那一张也是一年之间要做几次室外的,有几万人来参加,这个东西圣母玛丽亚这个既要对内也要对外,用一种非常巧妙的位置既可以在某一个时间段这个光刚好打在这里,还有一个光的游戏这个房子是刚刚2006年真正完成的,2004年的时候上面一点一点盖,先去看这个房子打的混凝土就不是柯布那时期,可以监工时候的混凝土,而是有一点像安腾的混凝土,味道就不太一样了。当时是盖了很多,整个规划是交给他来做的规划,这一张图实际上意向同样来自于雅典维城,这是他底层现在是作为市民用的,市民展览等等。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种手法刚开始我们就猜这是什么东西,我们做建筑一下子就可以猜出来这是落水管,不再用什么高科技,就是让水自然往下流,通过这个把水引到地下,还有一方面就是要到室内才可以看到,这就是外面那一部分在里面的漆上各种颜色,变成一条光带,这用光的方式也是各种光,这是朝东的,早上起来的时候像星星一样闪亮,这用光的方式还是跟白色时期看到的一样。这是我在图书馆找到两张对比,一个是万神庙的,始终是一个传统的东西搁在哪作为一个参考,无论是去反对也好还是去修正也好都有那些东西不断存在的。

 

  这个建筑如果说前面萨沃伊别墅是一个关键第一个时期代表作的,这是第二个时期集大成,里面把所有探索几何学,线性运动紧紧的结合,在这个房子里面同时可以看到两个原型,这是所谓的多米诺体系,这原型是雪铁龙体系,这两个体系加起来的。每一个修道士都有自己小小的花园,跟整个教堂之间的关系就是在艺术家工房里面也是个体跟群体之间的关系,在刚刚看到理想别墅里面,同时把他艾玛修道院一个个人的东西转化成这个平面,这个平面再转化就转化成了马赛公寓里面两层通道起居室的跃层空间。这种平面构成方式实际上是它普拉托修道院的构成,也是美国一个现代画家最早的发现者跟柯布之间有很多的互动。

 

  可以看到在这个建筑里面跟多伦多修道院里面,就是跟修饰的空间是紧紧依赖在一块的,但是在这里把它拉开留下一个通道可以实现穿透的空间。这一条穿透的视线实际上也来自于这个基地,因为这个基地是他自己选择的,他有比较大的选择基地的自由,这个基地实际上也是他童年回忆的部分,他家乡的基地就是这种坡地,比如说为什么这一片墙用了这么一块石,这是一片所谓的用科林罗讲这是激动人心的机器,首先是这个墙把你的情感带入,后来再是几个组合体组合在一块,这是一些画家画的侧面也是跟绘画有关系。这个中塔跟绘画之间也有关系,这是一个短缩透视跟正面的关系。在这个面上非常简练,当然你看到被削掉的,一般建筑师不会这么做,但是这是柯布所谓的高明之处。还有几何学一个精神的表达。还有排水这个是直接下来的,而且做的特别性感。

 

  在这里面每一个部分采光系统都是特殊的窗户,这成为了非常有名的称之为现代音乐之父这样的人做的,这又是十几种光,而且都是带有欢快型的,运动型的光,不是散漫的漫步在整个线上的光。最精彩这是进去以后是一个台阶式的,影上光照下来你不信宗教也会变成信。还有在这里面所用的像梳子形的底层架空跟其他立面上顶层架空有一点点不一样,颜色和分割体系还有这种大块的玻璃跟上面这种对比在一个面上看到这个面的对比关系,每一个细节都是考虑这种视觉感知上的作用。马赛公寓跟轮船机器的关系,这是从他老师佩雷学到的概念,就是你做了一个框架往里面可以插一瓶一瓶葡萄酒,这里面就有24个户型。这里面包括通高,狭长性的户型,每一个面都是用黄金分割来控制的。这个楼顶是在表达所谓机器时代轮船上面的机器,但是如果在柯布那如果只是两个机器的话对他来讲是没有意义的,他一定要把它转化成既有功能作用,同时也是一种装置艺术,或者是在人性领域里面把它转化成一种艺术哲学东西的时候才在他的建筑里面才成立,千万不要狭隘认为这个建筑只是机器的领域而一定是把机器作为物体变成跟我们人性,跟在手工业时代,人跟物之间的关系把它放到机器时代,放到他建筑的哲学领域。这是空中的街道,把它最漂亮,最精彩的平台以前是幼儿园的小孩在这玩,当时幼儿园的园长还给柯布写信,他们非常喜欢这个地方。

 

  还有费尔米尼公寓,对于柯布讲都知道法国人比较喜欢假装没有去海滩晒太阳,在阳台上晒,给他们放了一个葡萄酒的台子,这个栏杆做成剖面,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到跟人的关系,这是幼儿园来激发孩子的想象力,这是他从小的形态不断放大的,每一个局部逐渐变成一个大的形体发展的过程。其实柯布就是这样他是诞生在地中海,1965年去世也是去世在因为心脏病突发死在地中海里面,他是来自于地中海,不仅仅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工厂厂房好几次来到这里,也拍了很多照,做的规划也是按照这个来做的。

 

  在地中海的边上,给他夫人盖了一个渡假的别墅,也可以称之为是极限小住宅,这是1.83乘以3.66,再加.0.8米的长度,你看他很多建筑一种是纯透风的,一种是关紧的,把这两个形态完全分开。他是用原始的木材和石头堆起来。在这个房子下面另外一位非常著名的现代家用设计师也可以说当时在现代建筑运动中间模仿柯布的白色时期的建筑,当然跟柯布还是有很大不同,现代家具很多都是他的作品。柯布当时经常骚扰他,在这个面画大的绘画,但是后来这个人就不胜干扰给搬走了,不是因为漏水的问题是因为骚扰的问题。后来柯布在这个墙上又挂了一个照片。

 

  柯布的形式语言,空间语言,哲学思想,设计手法主要是来自于五个方面。一个是在故乡,其实是他老师教给他引导他如何去观察,就是要看的一个问题,早期画的树还有果子,还有动物是怎么画的,还有一个佩雷对他的影响,因为他们家族是做营造的有一点像我们建筑公司,就是对材料的认识很有法国结构理性,当然佩雷还接受了巴黎美术学院的影响,在柏林了解到当时因为德国现代发展要比法国、英国晚很长时间,在1960年是德国工业蓬勃发展的时候要盖很多工厂,工厂建筑要比民用建筑盖的好,所以了解这些所谓的工厂建筑跟现代建筑有一种关系。还有他的来源起源问题就是家乡的斑斓式住宅还有其他的东西,还有海外的旅行,在海外旅行之中吸取的东西所看到的东西始终在他终身建筑生涯中不断的反应出来,无论是在方案中还是实体建筑中。

 

  最后总结一下有几个人对他的评价,一个是柯布的学生在柯布工作语录中他说是伟大的建筑师,柯布是一个通神的,密斯是可以教你好的建筑,但是柯布不是,但是他可以引导你离开你的家去做一个建筑的冒险。谢谢大家!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现有评论0 条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手机:13910429182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05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